扎克伯格:Quest Pro 2有望复刻Quest 1到Quest 2的销量飞跃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stratechery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和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的对话采访

映维网Nweon 2022年10月19日)在早前举行的Connect大会中,Meta发布了Quest Pro等众多AR/VR产品信息。著名科技评论人本·汤普森(Ben Thompson)及其科技博客Stratechery采访了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和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并讨论了Meta+微软,Quest Pro,Meta品牌,以及Meta与AI等话题。

该采访映维网整理分三部分,剩余部分请阅读

延申阅读扎克伯格采访:老牌巨头有底气掐时间进场AR/VR,但Meta必须抢跑打基础

延申阅读微软CEO采访谈Quest合作:开放微软应用在各平台发挥价值是重要战略

需要注意的是,本·汤普森本人位于台湾,本次采访是用Teams远程进行。另外,纳德拉在对话开始20分钟左右因事离开,所以大部分采访内容都是针对扎克伯格。下面是部分摘取整理:

本·汤普森:我要说的是,(Quest Pro)面部追踪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比我预期的要好得多。

马克·扎克伯格:是的,我为此感到骄傲。

本·汤普森:在真正尝试之前你是无法实际感受到它的魅力,这是其中一个挑战。

马克·扎克伯格:是的,我同样认为这非常有趣,因为如果你看看市场其他人都在做什么,传感器有成本,它增加了设备的成本,所以设备现在稍微贵一点。

本·汤普森:延长续航

马克·扎克伯格:是的,续航、CPU和GPU。基本上,设备上的处理能力有限,现在你基本上要处理来自多个摄像头的视频流。

本·汤普森:这其实非常有趣,因为它与办公息息相关。我感到失望的一点是,我想要更高的分辨率。它的分辨率比Quest 2高,但依然没有达到我想要的目标,尤其是如果我想让我的整个电脑屏幕都亮起来,并在会议中进出。这非常有趣,因为感觉那像是一个你和微软可能无法完全保持一致的领域。如果他们打算制造一款头显,那会是一种更为单人的体验,而且将是一种生产力工具。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市场上的其他人都会更加关注单人体验。我们在这方面的赌注是,人与人的关系方面更加重要,这一直是我们公司运营经验的一部分。即使是在成长过程中,父母都经常告诉我们,‘先做完你的作业然后才能和你的朋友一起玩。’我只是觉得这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正确。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关键,它不是排在其他事情之后。

本·汤普森:是的,我有所共鸣。对我来说,VR的杀手级应用就是这次会议。我曾在一个播客谈到了这一点,临场感十分关键,它真的非常具有意义,但不去尝试就很难说服人们并向他们解释。

马克·扎克伯格: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能够做到。至于你对网络效应的看法,我认为部分原因是为什么要在电脑和手机提供它们,为什么要接入Workrooms或Teams或Zoom,我们在主题演讲中同时宣布了这一点,我们将支持它们,它将在PC和VR端发挥作用。但我认为,部分原因是更多的人将进入生态系统,人们在VR和AR方面拥有最好的体验,最终会有人迁移过来。但是,这些平台永远不会完全取代另一个平台。我们有手机,但我们依然有PC,我们的手表没有取代我们的手机。我确实认为,我们将在一个有着一大堆这些平台的世界里生活一段时间。

本·汤普森:给我的印象是,我想说的是,Quest Pro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让我觉得硬件比软件领先了一点。你会有这种感觉吗?这可能与人们的预期相反。

马克·扎克伯格:我想在某些方面你可以这么说,我认为部分原因是Quest 2比我们预期的要成功。基本上,我们一开始构建了一系列需要接到PC的VR头显版本,然后Quest 1是第一个达到我们知道需要达到的形状参数的头显,它还没有达到我们需要达到的尺寸,但它取得了成功。

本·汤普森:VR一体机形态。

马克·扎克伯格:然后我们推出了Quest 2,它的销量是Quest 1或类似产品的7倍,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我认为部分原因是软件生态系统开始围绕Quest 1开发,所以当拥有了更好的处理器、更好的图形效果、更好的形状参数的Quest 2出现时,生态系统已经准备好腾飞。在Quest 2成功的背后,我们已经在一系列的其他方面中加倍投入,包括Horizon和Avatar。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不值得为没有太大数量的设备构建一个完整的社交平台。但对于Quest 2来说,就像是‘哦,这正在发生。现在是时候开始着手构建了。’但当然,这些投资需要花费数年时间才能结出果实。

本·汤普森:这包括你将使用哪种操作系统,你将使用哪个芯片吗?是因为Quest 2的成功你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吗?

马克·扎克伯格:我不知道能不能就这样说,但我确实认为对于Quest 2来说,基本上是时候停止实验,锁定我们认为的长期架构。这就是为什么在此之前,我们有在进行很多不同的项目,我们当时不确定什么样的形状参数才适合市场。但对于Quest 2,我认为至少在未来五年内,它的基本形态是什么,我们需要做什么,这一点已经非常清楚。

本·汤普森:好吧,我喜欢这个主题演讲和你对合作的关注,你们将保持开放,你们不一定会生产自己的芯片,你们会与高通公司合作,你们不一定要从零开始构建自己的操作系统,你们会利用Android……所有这一切都伴随着一定的牺牲,尤其是在性能方面,以及如果没有深度集成,你可以做到多先进。但这就像是,如果你们要搞生态系统,你们就要全力以赴地搞生态系统。微软的合作几乎就是这种愿景的体现。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一点的呢,就是说你们不会包办一切?这是否与‘好的,我们将与微软合作’直接相关?或者说这实际上只是没有关联的离散事件,只是我本人想太多,认为它们存在关联呢?

马克·扎克伯格:很多事情会让其他公司感到兴奋。我认为在Quest 2之前的对话非常不同。像微软这样的公司不会想在这方面投入这么多的资源,因为没有太多的设备。但我认为,现在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它的发展曲线,他们会说,‘好吧,这还不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只有数百万台设备,不是说数十亿台设备,但它正朝着一个将成为主要计算平台的方向发展’。我认为这与高通类似,与其他公司类似。在我们展示Quest 2的成功之前,我们说服他们与我们合作的条件并不足够,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自己去打造很多这样的拼图。

我们的基本目标是,以高通为例,我认为这种合作伙伴关系,就我们合作的深度而言,这是一种对高通来说是完全独特的合作伙伴关系,目标是确保我们正在设计出真正出色的芯片。我不确定在我们展示Quest 2的成功之前,他们是否会对此持开放态度。我确实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一直都知道我们希望生态系统是开放的,但我们同时需要以达到我们认为需要达到的水平来做。我只是认为在某些方面,Quest 2的成功使得我们有信心与他们建立有意义的合作伙伴关系,并随时间推移而帮助我们交付所需的产品。

本·汤普森:我认为,苹果对广告市场的打压没有被遭受批评,甚至得到了大家的赞扬,一个论点是他们是一个好品牌。他们有着几十年的信誉。他们确实推动了一种关于隐私的叙述。尽管可以说他们这样做或者只是为了私利,但这确实非常吸引人,特别是考虑到他们围绕广告和其他方面的说辞。这种说法的另一面是,从品牌角度来看,Meta的实力较弱。你担心这会影响你在这个领域的潜力吗?还是说,‘只要我们做出一个很棒的产品,一切都不会有问题,并且会改变人们对我们的看法’?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它介于两者之间。我确实认为,拥有数十年的硬件和平台建设记录十分有益。

本·汤普森:这同时关乎操作系统专业经验。当智能手机问世时,iOS的表现很好,微软手机表现很好,但安卓系统非常烦人。这就像,大家都知道哪两家在过去30年间一直在做窗口管理器。

马克·扎克伯格:是的,我认为这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我在之前已经讨论过。然后还有客户关系和品牌的问题。我认为这同样重要。但我认为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对我来说,这一切都表明,直到一个人拥有了我们的设备,他们才会意识到它们是高质量的设备,它们是可靠的设备,并且可以实现任何人想要做到的事情。我只是认为,我们需要时间来打造这样的品牌信赖感。我认为关键的问题是,你如何抵消这个不利因素?

对我来说,我认为我们需要做出的折衷是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提早一点发力,这当然意味着需要更多的投入。很明显,时机已经出现,如果你想准确把握市场时机,当我们每年在这方面花费数十亿美元,我们将能领先另一家公司。我认为为了建立品牌和信誉,我们需要这样做。

本·汤普森:但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我之前在谈论General Magic时做了一个类比,他们原本计划打算打造一个看起来很想iPhone的个人通信设备。但那是在90年代,时机尚未成熟,结果他们没有成功。你对现在的时机有足够的信心吗?你是否比一年前更明确它们在什么时候才真正具有意义和存在用处?

马克·扎克伯格:同样,我认为Quest 2的成功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至少对消费者来说这是游戏机普及的一个大致标准。它尚未达到手机或PC的大致范围之内,但至少在游戏机的大致范围之内是有意义的第一步。我认为很多这样的事情需要多个迭代。所以Quest Pro是我们办公设备系列的V1版本,如果我们推出Quest Pro 2,我不会感到惊讶。

本·汤普森:哇。更多重大新闻

马克·扎克伯格:我的意思是,这不是重大新闻。显然,我们正在为下一代产品而努力。如果它能卖出更多,我不会感到惊讶,就像我们在Quest 2和Quest 1之间看到的销量飞跃。不过,我确实认为提前3到5年和提前10到15年是有区别的。

本·汤普森:嗯嗯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未来10到15年真的非常艰难。未来3到5年需要非常昂贵的投入成本,但我认为你同时在开发出一条领先的技术护城河。我认为对于我们的情况而言,这实际上是有好处的。另一方面,我们目前实际上只是专注于VR而不是AR。我知道很多业内人士都偏向于认为AR才是真正的明珠。

本·汤普森:回到了随身技术 vs 全沉浸技术之争。

马克·扎克伯格:是的。首先,我认为VR的规模可能会比人们想象中更大。当然,我同样倾向于认为,你不会戴着VR头显走到街上。

本·汤普森:是的

马克·扎克伯格:最终你会戴上普通的AR眼镜。但我认为,普通美国人为电视和PC投入的时间比在手机的时间还要长。所以,如果你谈论的是坐下来体验计算和观看更大屏幕,VR可能更接近于电视和PC,而AR可能更接近手机。我不知道,我认为十年后人们为VR头显花费的时间几乎会和他们为AR投入的时间一样多,这是一次合理的尝试。我认为VR非常重要,但我同时认为VR是提升3D沉浸式开发生态系统的一种好方法,因为很多技术都是相同的。对于你将能够在Quest Pro开发出的混合现实技术,它们看起来会很像你最终将在AR眼镜使用的软件。其他许多技术同样相同,包括围绕Avatar的许多基本技术,以及你如何在3D中显示图形,手部追踪,所有这些不同的技术都会非常相似。所以,通过在现在就关注VR,在AR成为可能之前关注AR,我们可以以一种适合市场的方式来为AR技术的开发提供一条明确的道路。

本·汤普森:我有几个关于人工智能的问题。首先,我对这方面有自己的理论,但你对人工智能在元宇宙中的作用有什么看法,特别是当存在更多的创造性能力时?这是一个重要因素吗,还是有待决定?

马克·扎克伯格:哦,是的,AI在这一点上基本上触及了一切。我想如果你是在专门谈论内容生成,情况也会如此。我不知道你是否看过我们的一个演示。其中,你基本上可以通过与AI助手交谈来创建一个Horizon世界,就像这样,‘好吧,在这里种两棵棕榈树;改变云朵,我希望它们是积雨云;好吧,我们来听一段音乐。’你只需要描述出来就可以构建整个世界。相关技术会变得越来越好。

本·汤普森:单人游戏需要NPC。

马克·扎克伯格:是的,NPC会越来越好。

本·汤普森:听起来很可怕,但事情确实是这样。

马克·扎克伯格:不可怕。我认为会发展成这样。

本·汤普森:是的

马克·扎克伯格:所以我认为世界生成,内容生成,定制你的空间,我认为这一切的基本脉络是,你如何让人们在游戏中真正轻松地创建世界?

本·汤普森: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大事,因为内容生成在今天的游戏中非常有限。这就是为什么你在3A游戏和像素艺术风格的独立游戏之间有着如此巨大的鸿沟。这是因为必须有人画出所有这一切,但如果AI可以为你画出来……

马克·扎克伯格:这是我们在构建Horizon时所思考的一个重要部分。很明显,会有一群人,会有规模达到数百人的工作室想要创建3A内容,并将其作为自己的游戏销售。我们需要提供API来允许他们深入其中并进行调整。

我认为Horizon更多像是元宇宙的Web端,而不是应用商店,它更像是一个独立的应用程序,本地应用程序。我们正在尝试做的很多事情只是帮助大家尽可能简单地创建世界。所以,假设你创建了一个简单的吃鸡世界,或许现在需要几个星期,但如果有了更好的AI工具,你可以在一个下午完成。好的,然后下一个问题是,‘好的,为了开玩这样的多人游戏,你需要有一群人加入’。所以如果你有朋友在身边,那是最好的情况。第二种情况是,会有一群你不认识的人加入,但他们非常尊重你,不会吐槽骂人。

本·汤普森:这可不是现在互联网的常态。

马克·扎克伯格:确实,但你可以创造一些这样的环境。但另一件事是,很多人只用NPC制作游戏,但如果你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工程师,你在尝试创造一个游戏或世界,但你现在没有能力创造一个拥有NPC的世界。所以我认为,真正做到这一点的能力,允许允许一个有想法的普通创造者实现自己的愿景,我认为这将会非常吸引人。

本·汤普森: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我的一个论点是,如果Meta能够克服当前的挑战,特别是TikTok抖音,那么得益于资本和数据,你们将能在AI方面实现优势,在元宇宙和娱乐内容的创建方面都会有优势,无论是在Feed中还是在广告之中。但在今年夏天,AI的普及对我来说相当惊人,我的意思是,即便还没有人能够做到,但我认为人们正在做的事情有点动摇了这一论点。你是否依然认为AI和你们的能力将是一个长期可持续的优势呢?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有很多例子表明,有大量的基础设施和大量的例子来训练机器学习是一个巨大的优势,但我同时相信,即便你不是大型科技公司,你都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我认为人们往往会在这方面走极端,但如果生成工具最终变得更加普及,这对我们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在某种程度上,我并不太在乎你是想通过Instagram的工具或某些第三方应用程序创建一张照片,并将其发布到Instagram。你只需要好的内容。

对于诸如推荐最佳内容或拥有最佳广告系统之类的事情,这是我们需要做得更好的地方,但我认为我们都有很好的记录,并且有能力投资开发出可能比业界其他同行更好的技术,我认为这会在更为核心的事情方面给我们带来可持续的优势。

本·汤普森:谢谢你抽出时间接受采访。

马克·扎克伯格:非常荣幸,谢谢你。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101692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AR/VR——计算机历史第二次大浪潮
素材版权:除额外说明,文章所用图片、视频均来自文章关联个人、企业实体等提供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