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是打开元宇宙的关键,元宇宙将数字化概念大统一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映维网

采访AR产业资深从业者Sonny Xin

映维网 2021年11月29日)在10月底的Facebook Connect 2021大会上,一直在致力于AR/VR行业的Facebook宣布改名为Meta。新名字“Meta”取自于“Metaverse(元宇宙)”,也是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决心全面拥抱AR/VR元宇宙的态度。Facebook的改名,让本身已被Roblox带动热炒的概念“Metaverse(元宇宙)”在全球科技互联网行业再次掀起更广泛的热度。

对于AR/VR从业者来说,“Metaverse”概念并不陌生,而是众多当下AR/VR从业者数年以来一直在憧憬的未来愿景。但今年以来,随着游戏社交平台Roblox将“Metaverse”作为其宣传口号,以及金融市场、互联网、媒体等行业的炒作,各行各业都在花式讲述各种各样的“Metaverse(元宇宙)”故事。

Sonny Xin是前Metaio中国合伙人,Metaio于2015年被苹果公司收购

联系方式:微信 SonnyMetaverse,邮件 sonny.xin@outlook.com

那到底什么是“Metaverse(元宇宙)”呢?针对这个问题 ,映维网采访了AR产业资深从业者Sonny Xin。Sonny Xin也是映维网今年7月份的AR访谈嘉宾之一,当时他认为未来十年AR眼镜都会以辅助现实为主。在本次访谈中,Sonny Xin认为,AR是打开元宇宙的关键。以下是映维网与Sonny Xin的具体访谈内容分享:

映维网:目前,各行各业都有从各自的角度去解读元宇宙,你认为什么是元宇宙

Sonny Xin:大家对元宇宙的理解目前大多是从技术角度分析,观点大多是从底层架构技术来分析解读,比如区块链、NFT、AI、AR、VR等。我想换个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从元宇宙应用的角度。

曾任Bebo社交网络平台CEO的Shaan Puri关于元宇宙的观点我非常赞同,我想基于Shaan Puri的观点稍微展开一下。我认为元宇宙并不是一个纯粹的虚拟空间,而应该是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融合。融合产生一个全新的世界,以时间应用为单位,一天时间24小时,当然我们把更多时间分配到数字世界,而非纯粹的物理世界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就已经进入到了元宇宙。元宇宙是一点点演化而来,我们也一直都生活在通往元宇宙的路上,互联网就是元宇宙的雏形。

比如说,我们的社交从最早的亲朋好友变成了微信朋友圈,然后又变成了现在的抖音粉丝,我们玩的游戏从最早的跳皮筋变成了网吧,然后又变成了电子竞技,我们的食物从最早的居家烹饪变成了预包装食品,然后又变成了外卖平台。我们一天的24个小时,在一点点地从物理世界向数字世界转移。2007年第一部苹果智能手机上市后,仅仅过了14年,我们今天就已经生活在抖音带货、美团外卖、英雄联盟等虚实结合的世界里。

实际上,我们一只脚早已跨入了元宇宙世界。这是我对于元宇宙的一个宏观解读。

映维网:从当前的雏形继续向未来发展,你认为元宇宙最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Sonny Xin:元宇宙这个概念非常大,容易让不懂技术的人迷失在这些概念里边。说到宇宙,我想引用两个古老的智慧,一个是“易有太极,是生两仪”,还有一个是“道生一,一生二”。这些耳熟能详的数千年前的智慧,已经告诉我们,宇宙中万事万物都有阴阳两个属性,“虚拟”与“现实”就是一阴一阳,是元宇宙不可分割的两个组成部分。

我们现在更多在强调虚拟,而忽略了现实。如果我们都生活在虚拟世界里,就会有一系列问题。比如说能源问题,我们是否有充足的电力来保证每一个人都能接入虚拟世界;再比如说医疗问题,我们是否有足够智慧的医疗体系来提供居家医疗服务。

当阴阳这个天平的一端抬起来了,就势必要有能量进入到另一端,以保持平衡。AR、VR、AI这样的相关技术,既可以应用于创建完全虚拟的世界,也可以应用于让物理世界更美好。

再比如说能源问题,AR、VR和AI等技术未来还可以用于提升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的储能效率,从而解决清洁能源与国家主干电网并网的稳定性问题,在输出更多电力的同时,也能解决更多碳排放。再比如说医疗问题,AR、VR和AI等技术未来还可以用于柔性医疗,通过AI计算以及AR/VR显示,大多数病症都可以被消灭在萌芽期,未来医院只需要负责重大手术,一般病症则可以通过定制的柔性医疗服务居家完成。

同样的技术,既可以创造神奇的虚拟元宇宙,也可以创造美好的现实元宇宙。当然,我并不是反对创建虚拟的元宇宙,未来的虚拟世界对我们来说会更加重要。我们墙壁上的装饰和画作可能会被NFT数字艺术品取代,我们用的很多小商品可能会被虚拟道具取代。一个物理世界的杯子,在虚拟世界里可能会有上万款皮肤供我们选择,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

时代洪流会推着我们向前发展,我更强调的是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融合,这是元宇宙未来发展的必经之路。

映维网:既然我们一直生活在迈向虚实融合的元宇宙的道路上,为什么今年才能得到各行各业那么高的关注热度

Sonny Xin:元宇宙不是一个虚拟空间,而是一个虚实结合的世界。当我们把分配到数字世界而非物理世界的时间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我们就进入了元宇宙。要达到这样一个时间临界点,我们就要发明一种设备,这种设备最好能24个小时戴在我们眼前,允许我们随时睁开眼睛进入到虚拟世界。

当然,我们会说脑机接口更好,但这个技术离我们还太遥远。目前的问题是,手机获得信息的效率已经到达了一个天花板,即使有过去数年的创新,从指纹解锁到虹膜解锁,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还要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然后解锁,再进入App。

在我们的上次交流中,我就有说过,进入元宇宙后就不会再有App这种表现形式了,它们都隐藏在后台运行。我抬起头看虚拟的钟表,它就自然地挂在那里,我低头看虚拟的宠物,就可以自然地伸手去触摸它。AR/VR的显示形式,可以让获得信息的效率得到极大提升。

在当下这个时间点,AR/VR让大家看到了这个可能——通过AR/VR显示形式,我们可以把大部分时间从物理世界转移分配到虚拟世界,进而突破那个时间临界点。元宇宙概念一直存在,当有了这样的一个时间临界点的可能性,它就被关注起来了。

映维网:如果说是AR/VR让人们看到了这个时间临界点的可能性,为什么有很多实际上并没有AR/VR业务的公司也在宣传元宇宙

Sonny Xin:首先,元宇宙这个概念可以将所有关于数字世界的概念全部都整合到一起。很多数字技术以前都是割裂的,比如说数字城市、数字医疗、数字工业等各种各样的数字化,或者说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等,都是分行业分应用地强调智能化或数字化。元宇宙的提出,相当于把所有这些数字技术概念都融合到了一起,变成了一个更大的概念。

其次,我们前面说了AR/VR的显示形式可以让获得信息的效率得到极大提升。显示就是入口,谁能占领我们的眼睛,占领我们的注意力,占领我们的关注度,谁就能抢占更多入口。

最后,为什么大家都要赶在这个时间点呢?从2020年、2021年这两年来看,VR技术已经趋于成熟,AR辅助显示技术也趋于成熟。AR/VR显示技术的成熟,让大家看到了突破这个时间临界点的可能性,所以大家都把元宇宙概念提出来,把各自的原有数字概念融入到“元宇宙”这个大集合概念里。

元宇宙概念相当于是一个集合体,能包含大家原来提出的所有数字化概念,所以才会引起到这么多厂商的共鸣。

映维网:作为一个数字化概念集合体,你认为元宇宙的入口都有哪些

Sonny Xin:要分析元宇宙的入口,我们就要搞明白,当下或者未来有哪些技术,可以允许我们在虚拟世界而非物理世界里花更多的时间。

目前,我们拥有的智能终端如手机、电脑、电视、手表、手环、耳机、音箱等,都是元宇宙的终端入口。它们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办法实时的将我们连接到虚拟世界。这所有的智能终端里,手机是最方便的载体,所以手机是当下普及率最高的元宇宙终端入口。但是它也已经达到天花板,所以AR/VR被提出来了。AR/VR是目前最有可能突破手机天花板限制的设备。不管我们是在运动、在骑车、在烹饪、还是在旅行,我们都有可能佩戴一款轻薄的AR与VR兼容的眼镜,让我们随时随地接入数字信息,所以这就成了一个突破,成为了突破我们进入元宇宙临界点的智能终端。

当然,终端只是元宇宙入口的一种形态。以移动互联网入口为例,智能手机作为一个终端是早期入口,而抖音、美团、微信作为杀手级应用则成长为后期的入口。终端可以来定义应用形态,而应用反过来也可以定义终端的最终表现。AR/VR也是同理。

具体到AR和VR,我们可以将AR和VR看作是元宇宙不同发展阶段的载体,跟电脑和手机类似。

VR这种载体目前最成熟,通过第二代Quest,我们已经看到了成熟VR设备的雏形。本质上,VR设备并没有解决手机的问题,每次使用都要先开机再套在头上,并没有让我们获取信息的效率得到极大提升,只是让我们获得了体验感更好的信息体验升级。

目前,VR面临的问题依然是移动互联网APP都在面临的日活跃问题。比如说Steam平台上的《半衰期:爱莉克斯》,相信很多人都听过,印象中它在2020年刚推出的时候最高同时在线峰值有16000多人,现在过去一年多了,最高同时在线峰值已经跌到了900人左右。没有日活,就不能成为入口,所以我认为VR只是一个暂时的入口,不是最终状态。

对于VR,也有有可能产生稳定日活的应用,比如说健身、赛事和演唱会直播,还有未来可能出现的VR直播带货等,但这些应用本质上还是只停留在信息体验升级。这就是为什么Meta(Facebook)这样的头部VR公司一直都在研发AR设备。

对于AR,我认为AR是VR的下一个阶段,是VR的终极形态,类似我们现在脸上佩戴的普通近视眼镜。在VR模式下,它会变成深色,兼容所有沉浸式VR内容,在AR模式下,它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现实世界,以及现实世界里叠加的虚拟信息。当然,AR之后还有MR和XR等,这里就不对这些概念展开赘述,我统称它们为AR。

一款只要我们睁开眼睛就已经佩戴在脸上的设备,而且可以允许我们无缝地切换于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既可以在虚拟世界里畅游,也可以助力现实世界的生产效率,我认为这就是AR/VR的成熟形态。

当然,现在的技术还不是很成熟,但当AR成熟形态到来的时候——进入元宇宙的那个时间临界点,我们就非常有可能一天24小时有50%以上的时间都在虚拟世界里,或者说在接受虚拟世界的信息,少于50%的时间是在现实世界里。所以,我认为AR是打开元宇宙的关键。

映维网:要达到50%以上时间都在虚拟世界里,这个还需要多久呢

Sonny Xin:我认为还需要10年。在我们的上次交流中,我对AR技术的发展做了一个预判,我说未来10年AR主要会以辅助现实存在,也就是ASR(Assisted Reality)。从现在到超过50%时间,进入元宇宙那个时间临界点,我们可能有两步要走。

第一步是,从现在开始的10年以内,主要会有两种元宇宙终端设备存在,也就是VR和ASR这两种设备。

现阶段,VR是目前最成熟的,更多聚焦在虚拟世界的应用,是从纯粹的虚拟走向最终的AR。而ASR则紧随VR之后,会更多地聚焦在现实世界的应用,是从纯粹的现实走向最终的AR。我们可以把VR和ASR看成是阴阳两极,它们最终融合在一块,成了我前面所说的那个AR最终形态。

在上次7月份的访谈中,我说10年内AR眼镜都会以ASR辅助现实为主,然后今年两个月后的9月,小米就推出了ASR眼镜。小米官方把它叫做“信息提示器”,没有叫“AR眼镜”。实际上,目前ASR设备也趋于成熟,小米这款产品就是一个代表性产品。本质上,ASR和VR不一样,ASR是一种效率工具,可以和手机屏幕共存。举个例子,当我不方便看手机的时候,就可以在我眼睛前面的小屏幕上显示一些我需要的信息。

比如,开车时显示导航信息,烹饪时显示制作步骤,运动时显示心率提醒,生产工作时在工人的眼前显示设备的运转信息,在消防员的眼前显示逃生信息,在医护工作者的眼前显示病例信息,在作战战士的眼前显示作战信息……这种例子数不胜数。在这些慢慢成熟起来的ASR应用当中,我们原本没有看手机屏幕的那个时间,但现在变成逐渐习惯去看ASR设备的屏幕。

第二步是,在未来的某一天,一款超级轻薄的AR眼镜,将可以完成VR和ASR的所有功能,既可以实现非常沉浸的虚拟世界体验,也可以实现轻薄轻便的信息提醒。合在一块以后,就是我前面所提的虚拟与现实结合,是真正的元宇宙形态。所以,AR/VR行业未来的技术发展核心是如何将笨重的VR眼镜变成像近视眼镜那样轻便,以及如何将已经很轻便的ASR眼镜变成可以兼容沉浸式的VR内容。

目前,除了AR眼镜,我们还没发现任何其他的形式,有可能可以让我们超过50%的时间都在虚拟世界里。实际上,VR和ASR已经在一步一步地把我们往那个方向推动。当然,还有脑机接口,脑机接口时代来临后,这些东西就都不需要了,我们就可以一步到位地任意进入到虚拟世界或现实世界之间。

映维网:从现在开始,去想象你认为的10年后,你认为那时元宇宙主要会有哪些应用场景

Sonny Xin:回看苹果智能手机刚推出的时候,我们去想象苹果手机的生态,10年后会是什么样子,会有哪些应用场景。即使是站在今天这个时间点,我相信当时我脑子里能够想到的也是冰山一角。过去10年,出现了大量应用,这是我们当时无法想象的,甚至也不敢想象。比如说,10年前当我们在想象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时候,谁能想到短视频还出现了直播带货。所以,我们只能去想象一些基础性的应用。

都是用于打电话,诺基亚手机也是用于打电话,为什么苹果第一部智能手机推出来的时候就会收到追捧。实际上,苹果第一部智能手机推出来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多心动的应用。我认为,它的核心功能之一是当时的发短信。苹果第一代智能手机的短信是类似于现在微信这种界面,前后看得很清楚。诺基亚手机呢,短信还是要一条一条地发。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创新,但把我们的工作效率提升了。我非常喜欢这种发短信的方式,自从我习惯了,就回不到诺基亚手机的那种方式。人都有惰性,要更方便更习惯,未来十年能让我们更方便更习惯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再比如说外卖小哥和快递小哥,都是非常庞大的人群,他们今天在外面跑的时候,都是一边看手机一边跑,非常危险,也不便捷。如果现在有一款ASR辅助现实的产品戴在他们头上,等习惯了,可能就回不到原来用手机的方式,自然就会被这种方式所吸引住,它就变成了一个入口。如果他们现在用ASR设备去做一些送外卖辅助,比如说导航辅助、送单信息辅助,慢慢地他们也会用ASR设备去刷抖音,还会用ASR设备去做其它事情,他们的时间就这样会被数字世界一点点地占用。

再说VR,现在有很多人在VR里健身,未来随着眩晕问题得到解决,变得越来越轻薄,逐渐趋向于AR,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在上面健身。还有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在上面看演唱会,看NBA赛事直播等等。在技术迭代的过程中,这些会一步一步地潜移默化地发生。

映维网:目前ASR的关注度如何,国内外你都有关注哪些ASR公司与产品。目前ASR行业内公司整体估值是什么水平。

Sonny Xin:ASR这个方向,目前领军的公司有Realwear和Vuzix,其中Vuzix是一家已经上市的公司,也是目前ASR领域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与这两家公司对标的有国内的瑞欧威尔和亮亮视野。我个人估计,瑞欧威尔的估值在5亿元以下(A轮),亮亮视野估值在8~10亿元(B轮~C轮)。

其它我们熟知的还有微软HoloLens和估值一度达到67亿美元的Magic Leap。它们目前也都转向在做ASR,相继推出了企业版产品,更加强调虚拟信息辅助。在国内与它们对标的有Nreal、Rokid、影创、亮风台和塔普翊海。我个人估计,塔普翊海的估值在8~10亿元(B轮~C轮),Nreal、Rokid、影创、亮风台的估值均在30亿元以上(C轮~D轮)。

和VR头部企业相比,ASR头部企业的估值还相对偏低,原因是目前VR的关注度更高,但如我前面所说,它俩最终会走向AR,我觉得眼下可以多关注ASR这个方向。

至于产品,我上述提到的公司在今年基本都完成了新的融资,也都推出了全新的产品,可以到它们的官网去看看。行业整体还是大踏步的向前发展。在这些产品里,瑞欧威尔即将推出的moziware系列新品让我印象深刻,属于工业领域元宇宙发展方向的代表产品。此外,我个人还非常看好创新性VR外设产品,也是目前关注度还不够高的领域。比如西安虚拟骑乘有限公司的最新一代VR运动平台,还有KAT的最新一代VR跑步机Walk mini S,我觉得都是值得关注的产品。

注明:洞见系列都属于映维网创始人刘卫华独立思考创作的行业评论性文章或采访文章】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91907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AR/VR——计算机历史第二次大浪潮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