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老牌巨头有底气掐时间进场AR/VR,但Meta必须抢跑打基础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stratechery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和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的对话采访

映维网Nweon 2022年10月19日)在早前举行的Connect大会中,Meta发布了Quest Pro等众多AR/VR产品信息。著名科技评论人本·汤普森(Ben Thompson)及其科技博客Stratechery采访了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和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并讨论了Meta+微软,Quest Pro,Meta品牌,以及Meta与AI等话题。

该采访映维网整理分三部分,剩余部分请阅读

延申阅读扎克伯格采访:Quest Pro 2有望复刻Quest 1到Quest 2的销量飞跃

延申阅读微软CEO采访谈Quest合作:开放微软应用在各平台发挥价值是重要战略

需要注意的是,本·汤普森本人位于台湾,本次采访是用Teams远程进行。另外,纳德拉在对话开始20分钟左右因事离开,所以大部分采访内容都是针对扎克伯格。下面是部分摘取整理:

本·汤普森:好吧,我想这引出了一个问题。我的意思是,当你考虑与微软合作时,在多大程度上是为了避开目前由苹果和iOS主导的系统?他们显然对你的业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果没有发生这种情况,你认为这种合作关系还是会发生吗,还是说会更晚发生?

马克·扎克伯格:微软不是我们唯一的合作伙伴关系。如果你想想我们尝试解锁的所有不同用例,对于办公而言,我认为这一个特别具有意义。但如果你想想我们的其他重大合作伙伴关系,我不认为它们主要是由竞争驱动,我认为它们是由机会驱动。

高通是一家大公司,我们基本上是在设计方面和与他们合作,目标是帮助确定VR和AR所需的定制芯片的方向。我不认为这主要是由竞争驱动,我认为我们合作只是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我们在内部有进行芯片方面的设计工作,我们将继续推进这方面的工作。但归根结底,高通确实是这方面的佼佼者,我们认为通过与他们合作,我们可以获得更大的效力,创造更多的价值。我非常高兴并感谢与(高通首席执行官)安蒙及其团队的合作。

如果你看看我们在智能眼镜方面所做的事情,我非常清楚,Essilor Luxotica是目前最好的眼镜设计和光学制造商,同时是世界各地眼镜的主要分销商,所以他们是这方面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我同样不认为这主要是由竞争驱动。所以我认为还有很多其他的例子,而它们基本上表明了我们真正想做的是推动创新,推动市场向前发展,并开辟新的用例。

如果你希望创建一个通用计算设备,你需要一个接一个地开辟用例。所以在VR方面,我们从游戏开始,然后我们正在努力实现的下一组用例主要是社交应用,这依然在进行之中,我们正在努力打造Horizon等产品。但今天,我认为Quest商店中排名靠前的两三个应用都是元宇宙社交应用,人们主要是闲聚,或许是玩休闲游戏,但它们都是社交体验。我认为这是对用例扩展和最初策略的验证,而我有点期待它将主要成为一个社交平台。

我认为健身同样有趣,但很明显,办公是下一个重要的功能和用法。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在某些方面,我认为Quest Pro确实是这一努力的V1版本,我们将继续努力。

本·汤普森:你之前迟来了几分钟,所以你可能错过我最初和萨蒂亚讨论的话题,但我在这里真的有点偏向,因为我发现主题演讲中的企业部分远比消费者内容更有吸引力。但再说一次我之前提出的一个论点,即企业作为虚拟现实的第一个市场十分具有意义,所以你可以评判以下。这是偏见吗?或者你觉得类似的用例对企业来说真的是切实可行吗,特别是从会议的角度来看?而对于消费者来说,什么是杀手级应用?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主题演讲基本上可以分解为已发布内容的更新、新内容以及未来内容。所以毫无疑问的是,主题演讲谈到的办公部分是我们尝试讨论的新用例。我认为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新用例。这是一个新的、开放的领域,是一个我们正在努力开拓的新领域。我们以前没有深入讨论过太多这方面的内容。

我确实认为,我们在游戏中看到的增长,元世界社交平台的发展,甚至众多健身用例都非常具有吸引力,但这都是我们在过去引入的内容,所以我们只是在不断更新。然后我认为未来的一些内容非常疯狂,例如神经界面和肌电图腕带,我认为这非常疯狂,我认为那将非常惊人,是我们最终将要使用的AR的必要组件。

你必须想象一下,对于增强现实技术,通用计算平台中的一个重大问题是:输入是什么?对于VR,你有控制器,有双手,但你戴着增强现实眼镜走在人行道上时可能不会举起双手。尽管语音助手非常好,但有时如果你想增加隐私性,或者你只是不想给周围的人造成困扰,语音助手将没有意义。所以我确实认为像神经接口这样的输入方式,我认为这是我们正在研究的最疯狂和最令人兴奋的技术。但我认为对于像你这样更专注于实际发货的产品的人来说,它离实现显然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本·汤普森:我一直在思考AR和VR之间的区别之一是,对于VR,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它是一种沉浸式体验,就像你要前往另一个地方。我总是把它和电影、游戏或者这个想法放在同一类别,当你在做的时候,你的注意力都在那里。然后AR和智能手机像放在同一个类别,它就在你身边,陪伴着你。这就是我认为VR在办公用例中会非常有趣的原因之一,因为你工作的时候,你是在专注做一件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戴着头显工作。

第二个维度是单人游戏体验与多人游戏体验的对比,如果你在玩游戏,那往往是单人游戏。如果是社交方面,那更像是一种多人游戏体验。如果你想走到街上,通过神经联系或其他方式检查你的AR眼镜更像是单人游戏体验。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看待这些维度,你现在是否有一个特别的关注点?可以单纯根据技术能力和社交体验而将其想象成一种专门的多人游戏体验吗,但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看待这些不同的维度,现在可能是什么,未来可能又是什么以及你想达到的目标是什么?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通用计算平台需要在这两方面都表现出色,但显然,很多时候你只是在自己做事情。所以无论是你戴上Quest Pro还是最终戴上AR眼镜,你只要轻轻一弹手指,不管你身在何处,你面前都会有三个巨大的显示器,或者不一定是在你的办公桌,可能是星巴克,也可能是坐在公共汽车上面。我认为仅仅拥有一个完美的工作站非常具有吸引力,顺便说一句,它可能是一个比大多数人在物理层面都能得到的更优秀的工作站,它不固定在一个地方,它可以用在任何地方,这将非常具有说服力。

但如果仅仅是单人生产力,那可能就不足以成为Meta进军这个领域的理由。我们关心这一点的哲学原因在于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事实上,与他人传递这种临场感是我们18年来一直在构建的服务类型的最终体现。这是我感到兴奋的地方。我认为这会有一个消费者版本,同时又有一个办公版本。会议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但我认为这两种联系最终都会变得重要起来,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我认为这两者都会在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中发挥重要作用。

我认为,五年后我们基本上只会使用AR眼镜进行这次播客采访,就像你在台湾,基本上你的全息图就在Meta总部,但我会感觉就我们仿佛共在一个空间之内。我可以有一个设备的3D模型,我可以把它交给你。所以这不仅仅只是一次视频通话,我们可以一起就事物进行交互,一切都非常令人信服。现在,你可以开始用Quest Pro构建混合现实体验,而我认为这非常令人兴奋。

对于萨蒂亚所说的一些事情,我认为确实会出现真正有趣的用例,比如培训,或者说你有人在修理昂贵的喷气发动机或不同的工业应用,有能力让总部的人员看到他们所看到的一切,并且能够勾勒或注释世界,并就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提供建议或帮助培训他们,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混合现实用例。我们没有在这一方面与埃森哲合作,但我们正在与他们和微软共同构建一系列最后一公里的软件,构建诸如培训和等不同的应用。

但使用Quest Pro构建混合现实的另一点是,无论是消费者还是企业,开发者将开始能够构建增强现实体验类型,而我认为当我们实现到真正的AR眼镜时,这将会非常关键。

本·汤普森:我认为你对多人游戏体验的看法,以及Meta联结人们的DNA非常具有说服力。但我在想的问题是,为什么是Meta?因为在线上,网络效应非常真实(Network Effect网络效应是指产品对一名用户的价值取决于总用户数量。用户越多就越有价值),部分原因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Facebook。它免费使用,这是广告支持模式的优点之一。现在对于元宇宙,这种体验的前提是你需要购买头显。是的,你在主题演讲中讨论了如何在计算机和移动设备获得更好的体验,但你是否认为你已经拥有的网络效应或护城河延伸到了元宇宙呢?还是你必须从零开始重新建造,然后让人一个接一个地上车?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两者都有,但我认为我们的商业模式,就像你说的,广告模式与网络效应是共同进退。如果你关心为尽可能多的人服务,让你的产品尽可能便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所以我认为这一基本点同样延伸到了下一代的计算和硬件。但现在我们无法免费提供硬件设备。

本·汤普森:我会说1500美元比我预期的要低。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商业模式将是颠覆性的,因为原本通常是人们制造硬件并试图从中获利,如果你是苹果,你制造硬件,并尽可能多地收取费用。我确实认为,入局市场的人基本上会说,‘我们将建造这一领域中最好的硬件,我们将基本上以收支平衡点销售硬件,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略有亏损,从而帮助发展生态系统。这个商业模式基本上是通过软件和服务获得收入’。我认为,这种商业战略与基本上联结人们的使命一致,因为如果你想建立一种社交体验,就必须让人们参与其中。

本·汤普森:既然萨蒂亚已经离开,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对微软入局感到紧张吗?不管是Teams,还是其他产品,微软存在自己的网络效应。如果进入这个领域并能拥有完整的微软体验,你们的份额不会被稀释吗,比方说‘哦,可以买一台HTC头显,然后你会得到同样的体验’?你觉得如何应对这一点?或者你是否觉得自己有信心在消费领域变得足够强大,所以这不会成为一个问题?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合作的好处大于风险。显然,凡事都有风险,但归根结底,我们必须做好自己,提供世界级的服务和硬件。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显然会输。我确实认为,我们之前讨论过我们之间存在一致性,例如Avatar的表情。

本·汤普森:你认为这一愿景的最大风险因素是什么?这里感觉是有一个层级递进概念。也许第一级是最基本的问题,亦即这会是一个有意义的产品类别吗?正如你所知,有很多人对此持怀疑态度。第二级是时机。是几年后还是几十年后?你说过五年后我们能够在你对面投影一张全息图。这看起来非常具有侵略性,但嘿,那将非常不可思议。第三级是将这一愿景推向市场的公司是不是Meta。你最关心的是哪一个?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它们都有风险。我试着思考我们可以真正控制的事情。这会是一个巨大市场吗?我非常有信心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对于时机方面,我认为很难预测,但我确信的是,如果你看看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他们通常有几十年的时间来构建自己的操作系统和这种计算平台的基础设施,他们可以带来大量其他的技术。我认为这意味着,如果我们与苹果、谷歌或亚马逊同时出发,他们可能会有很多优势。所以在时间点上,这对我来说意味着,如果我们想帮助推动这一进程并真正帮助形成标准,我们需要走在这一进程的前面,而不是走在后面,或者同时出发。

例如,如果我们希望默认设置为有面部表情传感器(Quest Pro),因为我们关心这部分体验,我认为如果已经有人为这一点设定了标准,那时将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我们。我认为帮助塑造标准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就是我的想法。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101691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AR/VR——计算机历史第二次大浪潮
素材版权:除额外说明,文章所用图片、视频均来自文章关联个人、企业实体等提供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