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CEO采访谈Quest合作:让微软应用在各平台发挥价值是重要战略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stratechery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和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的对话采访

映维网Nweon 2022年10月19日)在早前举行的Connect大会中,Meta和微软达成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Mesh for Microsoft Teams,Microsoft 365应用,Microsoft Intune和Azure Active Directory,以及Xbox Cloud Gaming等工具和服务将登陆Quest系列头显。

延伸阅读微软Office 365、Mesh、Xbox云游戏等将登陆Quest平台

著名科技评论人本·汤普森(Ben Thompson)及其科技博客Stratechery就这一合作关系采访了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和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并讨论了Meta+微软,Quest Pro,Meta品牌,以及Meta与AI等话题。

该采访映维网整理分三部分,剩余部分请阅读

延申阅读扎克伯格采访:老牌巨头有底气掐时间进场AR/VR,但Meta必须抢跑打基础

延申阅读扎克伯格采访:Quest Pro 2有望复刻Quest 1到Quest 2的销量飞跃

需要注意的是,本·汤普森本人位于台湾,本次采访是用Teams远程进行。另外,纳德拉在对话开始20分钟左右因事离开,所以大部分采访内容都是针对扎克伯格。下面是具体的整理:

1. Meta + 微软

本·汤普森:萨提亚·纳德拉,非常高兴见到你。对于Microsoft 365战略和Teams转向云端,我最高兴的一点是,我现在与微软高管交谈时不会再因为自己在用苹果笔记本而感到不好意思。

萨提亚·纳德拉:是的,你在使用Teams,我感到非常高兴。

本·汤普森:我将先从你开始采访,马克稍后将加入我们,但我对你和Meta的合作关系公告感到非常紧张,因为考虑到我去年对元宇宙的看法,我现在是冒着证明我存在偏见的风险。当元宇宙在2021年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时,企业看起来会是它最先着力的市场。所以我当时认为微软会是这个领域的宠儿。

尽管是这样,我并没有想到你会与Meta合作。如果没有,我认为你会把所有一切都整合起来。所以我好奇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看法是如何演变的呢?这段合作关系是你一直有关注考虑的吗,还是说你们两人走到一起只是一次巧合?请告诉我你的想法发生了什么变化,尤其是考虑到HoloLens的背景?这种合作关系对你有何意义。

纳德拉:显然,我们在混合现实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基于我们在HoloLens中做过的,以及我们通过HoloLens看到的,特别是因为我们在推出HoloLens后没多久就将其聚焦于企业和商业用例。对于我来说,我喜欢分解细化,什么是系统,什么是应用?当然,我们希望将这两者结合起来,从而创造奇迹的时刻,但同时,我还是希望我们的应用体验能够支持所有平台,这对我们的战略至关重要。

例如,当我想到元宇宙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它不会与我们生活中的其他一切隔绝开来。换句话说,你会有一台Mac或Windows PC,你会有一台iOS或Android手机,或许你会有一台头显。如果这就是你面对的现状,那么在这个设备生态系统之中,我们如何发展我们建立的所有关系,我们的项目,尤其是Microsoft 365?至少我是这样想的,这同时是马克开始与我们谈论围绕Quest打造的下一代技术时所令人感到激动的地方,所以无论是Teams还是Windows 365,以及我们所有的管理和安全服务,甚至是Xbox,我们把它们带到Quest非常具有意义。这就是本次合作背后的动机。

扎克伯格这时加入了采访。

本·汤普森:马克,你呢?你们的合作是如何发展成具有实际意义的地步的呢?这十分有趣,因为尽管Meta有自己的Workplaces,但我对元宇宙在企业市场持乐观态度的原因是,从走向市场的角度来看,这才是有意义的。具体来说,在尝试之前你很难感受VR产品的价值,一个好的尝试方法是你的雇主给你一台头显,所以你别无选择。如果你喜欢它,你可能会想在家里使用它,类似于PC的普及过程。这是你一直有思考的事情吗?你会想‘让大家尝试的最佳场所是哪里?’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企业软件与社交软件相当不同。企业市场下面十分宽泛。企业市场本身非常复杂,而我认为微软确实是企业市场的领导者和佼佼者,而且保持这一地位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当我考虑这个平台整体将如何发展时,我认为对于设备和技术来说,届时将有两个主要的价位。我认为将会有一个诸如Quest 2和Quest 3这样的消费设备,我们正在开发下一代产品,但我们现在尚未发布。

本·汤普森:噢,重大新闻。

马克·扎克伯格:我不认为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惊喜,今年不会发布,但Quest 3会有,价格在300美元、400美元或500美元之间,在这个区间。然后,我认为高端专业人士和知识工作者愿意为笔记本电脑支付1500美元,为工作站支付2000美元,这基本上允许我们为其构建大量的技术,并在我们能够将其降到适合消费者的价格点之前优化技术并构建相关的开发者生态系统。

所以,构建下一代平台有两个逻辑区域,消费者显然是我们最关注的地方,但每年有2亿台新PC主要用于办公。这是市场的很大一部分,而我们很早就意识到,我们在帮助构建平台方面有自己应在的位置。我们不是一家领先的To B公司,微软才是。所以我认为这实际上是一次非常自然的合作,对于很多企业而言,我认为他们想要像这样的、但同时装载了他们在过去数十年间所熟悉和信任的微软产品的设备。

本·汤普森:萨提亚,我认为虚拟现实可能遵循80年代的个人电脑普及曲线,你是否有类似的看法,还是说我想太多了?

萨提亚·纳德拉:我认同马克描述它的方式。我们在疫情期间学到了很多,其中之一是我要说的一线员工场景。如果看一下HoloLens在企业市场发生的事情,你会发现很多远程培训或远程现场服务的用例,它们都成为了主流用例。同样,我认为目前围绕知识工作的用例绝对可以在VR头显中实现。事实上,当马克和我第一次交谈时,他谈到,‘嘿,我希望你的Outlook可以出现在Quest中,这样我就可以看邮件工作和参加会议’,并且完成他想做的所有其他事情。所以,我确实将其视为个人计算的另一种形态。对于VR,知识工作会发生,对于混合现实,一线工作同样会发生。透视功能同样非常令人兴奋。我认为,它们中的一些将开始占据主导地位,而我们为HoloLens构建的应用将会带到包括Quest这样的所有平台之中。

本·汤普森:这是你的虚拟现实战略吗?我知道你们有HoloLens,你们谈论的是不同的合作伙伴关系,但市场中没有人的投资力度能够比得上Meta。你们已经构建了HoloLens,但我不认为你们去年有为它投资100亿美元。

萨提亚·纳德拉:我们总是有关注谁在投资,最重要的是谁拥有任何计算形态中最大的装机量,我们希望确保我们的软件在这方面确实是一流的。这就是为什么马克这样描述的原因,他希望我们在他的平台上成为一个强大的ISV(独立软件供应商),而我们同样希望在他的平台中成为一个强大的ISV。

我一直觉得,除非你在做前沿工作,我想你已经听我这么说过。我早早就加入微软,期间Office最初是诞生于Mac,甚至早于Windows,所以我已经深深扎根于开放生态。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会做其他事情,就像马克及其团队会为他们的平台带来其他企业应用和业务应用一样。我认为Quest代表了一个全新的创新周期,我们希望学习、创新,并确保我们的软件以合适的方式发光发亮。

本·汤普森:我从未听过萨提亚这样大量地讨论关于ISV的话题,并强调‘我们只是一个应用开发商’。马克,当你考虑到这一合作关系以及其中的大部分内容时,我认为可以公平地说,这是以Meta拥有和控制的平台作为基础,你是否认为这两个公司愿景之间存在任何紧张关系,还是说双方合作是非常自然的事,你们更关注设备层,更关注消费者,而微软在企业平台方面做得很好?

马克·扎克伯格:总的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合作关系,我认为我们的战略利益相当一致,我们最关心的很多事情,比如消费者体验、表情和制作出你最想表达的Avatar版本的能力、以及可以和你的朋友一起游玩,这都是我们最关心的事情。然后我们真的想确保我们拥有最好的办公工具。所以,我们将构建自己的产品,因为我们想确保它存在,我们同时想推动平台的发展,但我认为办公实际上是微软的主业,他们正在确保其与Azure挂钩,并且所有企业都可以拥有微软提供的这整套365工具。我真的认为,要理解这种合作关系,你必须明白微软正尝试为企业带来所有这些全面体验。

本·汤普森:这个问题我会问萨提亚,所以你不必细说。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这不仅仅是Teams,同时包括Microsoft 365和从云端流式传输Windows PC的能力,以及所有Intune和Azure Active Directory。

马克·扎克伯格:但退一步说,我认为除了战略结盟之外,我同时认为我们在期望的下一代计算发展方向上存在着非常深刻的哲学认同。我对计算发展历史的简要看法是,每一个主要的计算平台都有一个注重合作的开放生态系统,以及一个更加封闭和集成的生态系统。对于PC而言,Windows是领先的开放生态系统,当然,Mac是领先的封闭集成生态系统。在手机方面,Android是领先的开放式手机,iOS是领先的封闭式手机。

马克·扎克伯格:我认为历史上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我不认为开放生态系统或封闭生态系统都能够预定成为主要的生态系统。事实上,我认为一种很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一个由合作伙伴关系驱动的开放生态系统最终会成为主要的生态系统。因此,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的目标不仅仅是具体的用例,我认为我们都希望不仅要帮助构建开放的元宇宙和下一代平台的开放版本,而且确保开放生态系统在下一轮计算中获胜。

萨提亚·纳德拉:我想补充一点。首先,我喜欢马克构建开放和集成框架的方式。我同时觉得,至少我学到的教训的是,有时困难的地方是我认为我们夸大了我们行业中的零和博弈(博弈论的概念,指参与各方在严格竞争下,博弈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人人都在谈论赢者通杀,但事实上每个行业都会有三到四个竞争对手。有时候,我认为如果企业及其领导者认为一切都是零和博弈,你将会错过非常大的机会。

萨提亚·纳德拉:我想确保,特别是当新的、大的机遇诞生时,你真的是在创新。我对Quest的看法是,它对于微软的客户而言像是一台微软设备。因为它将由Intune管理,你使用AAD登录,你拥有Teams,你有Microsoft 365,你甚至可以流式传输Windows 365。对我来说,这非常好。当然,它同时会拥有马克及其团队、以及其他ISV构建的所有其他产品。这对平台而言非常好。

本·汤普森:萨提亚,我知道你很快就要下线,我有几件事想听听你的看法。你提到Teams、Microsoft 365、Intune Device Management、Azure Active Directory、 Windows Streaming,我知道它们都是打包在一起,另外还有游戏,这就是它们出现的顺序。这同时是战略上吸引你的顺序吗?Teams带头,然后是企业市场?当然,你在游戏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所以从你的角度来看,这是你的战略顺序吗?

萨提亚·纳德拉:当然可以。对我来说,我认为我们最想做好的体验是Teams,因为我们想确保人们能够通过Quest获得出色的会议体验。正如你所知,Teams是一个脚手架,它不仅仅是关乎会议,同时关乎协作,甚至是关乎在Teams里面完成的业务流程应用。Teams里面有很多东西,它本质上就像一个浏览器,所以我们希望带来正确的体验。

我们同时想看看马克及其团队正在构建的Avatar系统。我们如何真正利用本地Avatar系统?作为应用程序开发者,你希望能够真正利用这一点。我同时想看到的一点是,2D画布在3D世界中的用途是什么?我认为做好它们非常重要,我认为做好分辨率非常重要,这样我就可以埋头工作。我们有很多需要学习和改进的地方。

本·汤普森:回到马克刚才说的话题,如果你想进入企业市场,你需要与微软合作,然后你对一款消费者产品进行了重大投资,而你的第一个主要合作伙伴是微软。这感觉像是在确认自己正在加倍努力成为一家To B公司?

然后,我知道纳德拉实际上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但从外人看来,就像是,‘看,我们就是做这个的,这就是我们的主业’。因为这种看法,对于你们和Meta合作,看起来就像是你在通过这个新平台重返消费者市场,因为你被视为一个优秀的合作伙伴。当然,你不一定是Meta尝试涉足的业务的竞争对手,所以合作是有意义的。

萨提亚·纳德拉:首先,我认为马克说得非常好,我认为我们在战略上非常非常一致。我们显然是一家强大的To B公司,我们希望为Quest带来价值,但我们同时希望带来我们的游戏资产。我们肯定都在做游戏业务,今天我们在Quest有《我的世界》和《微软飞行模拟》,我们将继续推动这方面的工作,所以我们选择了我们作To C公司和To B公司的领域。我们的To B实力要大得多,但我们同时拥有强大的消费者业务,这可能是我想确保的事情,特别是在游戏领域。

马克·扎克伯格:能够用Xbox控制器和Quest中的大屏幕畅玩整个Game Pass内容库,我认为到时候的体验会非常棒。

萨提亚·纳德拉:会非常酷。第一个演示内容是在大屏幕使用Xbox控制器。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人们正在关注的是:‘我能够真正畅玩大量云游戏的设备会是什么?’我非常期待Quest是如何实现这一点。

本·汤普森:好吧,我会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问题留给马克,因为我知道你必须离开下线。萨提亚,谢谢你抽出时间,真的非常感谢。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101686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AR/VR——计算机历史第二次大浪潮
素材版权:除额外说明,文章所用图片、视频均来自文章关联个人、企业实体等提供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