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门课程在斯坦福大学需要全程在Quest中VR上课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映维网

对未来沉浸式教学的一睹

映维网 2021年11月12日)你可以问问选修Virtual People这门课程的斯坦福大学学生,看看师者是如何传道授业解惑,学者又是如何温故知新受教。他们的回答或许是对未来沉浸式教学的一睹。

在这门完全是在虚拟现实中进行的课程中,学生会漂浮在太空,张大着眼睛看着下面的地球;学生会在美丽的珊瑚礁中游泳,亲眼感受气候变化是如何导致珊瑚礁的毁灭;学生会化身成为不同肤色的人种,以第一人称视角经历何为偏见和歧视。

1. 完全是在虚拟现实中进行的课程

Virtual People是斯坦福目前最早和规模最大的课程之一,夏季班和秋季班都有数百名学生报名。特别的是,这门课程完全是在虚拟现实中进行,并需要学生穿戴VR头显远程参加。

这门课程主要探讨虚拟现实在大众文化、工程学、行为科学和传播学等领域中不断扩大和发展的作用。

斯坦福人文科学学院的杰里米·拜伦森(Jeremy Bailenson)自2003年以来就一直教授Virtual People课程,而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这门关于虚拟人类的课程终于完全变成了虚拟现实教学。在今年夏季,课程教师和学生在虚拟现实环境中共享了超过60000分钟的时间,而对于秋季,他们预计将共享大约140000分钟的时间。

同时系斯坦福大学虚拟人类交互实验室( Virtual Human Interaction Lab;VHIL)创始人的拜伦森指出:“在这门课中,学生们不仅只是简短地体验虚拟现实几次,虚拟现实成为了他们所依赖的媒介。据我所知,在虚拟现实史上,甚至在教学史上,都没有人连续几个月内都通过虚拟现实头显与数百名学生联网。这种规模令人难以置信。”

有统计显示,仅美国就已经有大约1000万个虚拟现实系统正在使用之中,但许多人都不知道这项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以及它在娱乐之外的应用。

于2021年毕业,并获得了计算机科学本科和研究生学位的艾莉森·莱蒂埃(Allison Lettiere)表示:“我以前把虚拟现实理解为只能用于游戏。但我发现这项技术能够进行移情体验。”显然,这一点在她专注于技术可及性的工作领域很有吸引力和潜在的用处。

同样,这堂课改变了主修科学、技术和社会的索菲·玛丽·华莱士(Sophie Marie Wallace)对虚拟现实的看法。她说道:“我在这里发现了我想在以后追逐的目标:利用虚拟现实来提高陆上和水上运动的运动成绩。”

拜伦森指出:“这门课程围绕着边体验边学习而设计,帮助学生亲身体验以前只能通过阅读书本而获得的知识,例如治疗医学,运动训练和移情教学。”

这个选修课程吸引了多个学科的学生,包括经济学、政治学、传播学、人类学、生物学、计算机科学、电影和媒体研究、比较文学、艺术实践、心理学和社会学等等。

主修计算机科学,辅修通信的汉娜·塔德塞(Hana Tadesse)相信:“除了亲身体验之外,没有更好的学习方法了,而这门课就是这么做的。”

2. 在VR中联结和教学

自Virtual People开始以来,虚拟现实硬件一直是上课的重要媒介。在疫情之前,这一般是由研究生助理和学生志愿者在课堂中演示。但在疫情之后,所有课程都必须远程进行,而拜伦森意识到虚拟现实的力量恰恰可以派上用场。他说道:“在远程教学一年多之后,人们渴望摆脱Zoom的束缚,并尝试不同的、令人兴奋的事物。”

于是,斯坦福大学向参加课程的学生邮寄了虚拟现实头显。然后,学生们可以自由创建属于自己的虚拟化身,并在课堂进行虚拟会面。

学生们可以通过一系列实践活动来学习各种知识,包括考特尼·科伯恩(Courtney Cogburn)等客座讲师的“实景经历”。考特尼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工作副教授,并且与虚拟人类交互实验室合作开发了VR体验“1000 Cut Travel”。其中,用户可以化身成为黑人,并亲身经历遭遇种族偏见的体验。

另一位客座讲师是前斯坦福大学四分卫特伦特·爱德华兹(Trent Edwards),而他向学生展示了如何在虚拟现实中学习关于橄榄球的进攻和防守。

一个最为流行的课堂练习是:学生混合基于菜单驱动的命令,并通过编程创建交互式虚拟现实场景,如类似地球的环境,奇幻茶话会和幻想场景等等。

3. 对未来元宇宙的一睹

为了进一步实现引人入胜的课堂体验,助教与学生小组进行如同现实般的面对面讨论。其中,学生们的虚拟化身可以真实地围站成一个圆圈。

学生们显然注意到并非常欣赏这种讨论形式微妙但强大的变化,因为原来的远程视频教学无法实现这种面对面亲近感。

鉴于Meta,微软苹果等巨头纷纷入局XR,完全在虚拟现实中教学的Virtual People可谓是对未来元宇宙的一睹。

拜伦森表示:“我们这个班就是元宇宙。这是如何构建基础设施(硬件、软件、内容和人员),以及如何构建虚拟化身和场景的完美例子。”

展望未来,他计划继续利用虚拟现实的自然媒介教授Virtual People,从而帮助学生熟悉有望在未来普及的价值技术。

拜伦森总结道:“看到虚拟现实已经走了这么远,我们感到非常欣慰。我相信,在斯坦福大学学生手中,它将能走得更远。”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91487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AR/VR——计算机历史第二次大浪潮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