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iPhone时刻:2024年发布首款真正的AR眼镜,预期数万销量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theverge

“他(扎克伯格)希望这(AR眼镜)能够成为一个iPhone时刻”

映维网Nweon 2022年04月14日The Verge引述熟悉Meta项目路线图的消息人士称,这家公司计划在2024年发布真正的AR眼镜(代号为“Project Nazare”),2026年推出重量更轻、设计更先进的第二代产品,而2028年则进一步带来更完善的第三代产品。The Verge指出,尽管已为研发AR眼镜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但Meta对第一代设备的销售预期非常低,仅为数万。

除了第一款真正的AR眼镜,Meta同时会在2024年亮相一款代号为“Hypernova”且需要配对智能手机的低价智能眼镜。

Project Aria

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曾表示,AR眼镜是一款将“重新定义我们与技术关系”的“圣杯”设备,类似于当年的智能手机。为了实现这个雄心勃勃的愿景,他已经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路线图。The Verge引述知情人士称,这家公司计划在2024年发布真正的AR眼镜;2026年推出重量更轻,设计更先进的第二代产品,而2028年则进一步带来更完善的第三代产品。

目前Meta的发言人拒绝予以置评。

知晓扎克伯格想法的消息人士表示,对于发力AR眼镜和将Facebook改名为Meta,扎克伯格是希望能够再次将公司塑造为一家创新型企业。这家社交网络巨头的声誉因一系列隐私和内容算法丑闻而受损,极大影响了员工士气和对高管的信任。另外,美国监管机构正尝试就垄断问题拆分这家公司,而谷歌苹果等平台则阻扰了其个性化广告业务。硅谷的同行纷纷将其称为无情的抄袭者。

参与Meta增强现实眼镜项目的知情人士指出,如果AR眼镜和其他诸如Quest这样的未来主义硬件最终流行起来,它们有望会令公司,乃至扎克伯格焕然一新:“他(扎克伯格)希望这(AR眼镜)能够成为一个iPhone时刻”。

这位Meta首席执行官将名为Project Nazare的AR眼镜项目视为摆脱苹果和谷歌控制的一种方式。

Connect 2021:Project Aria

第一代Project Nazare不配对常见的智能手机,而是通过无线方式接入一个具有手机形状的计算设备,并通过投影到视场的全息图来实现各种交互,扎克伯格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将能够为人们提供比现有视频通话更具沉浸感和吸引力的体验。

The Verge指出,尽管已为研发AR眼镜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但Meta对第一个版本的销售预期非常低,仅为数万。这一版本将面向早期采用者和开发者。价格尚未确定,但考虑到AR眼镜的材料清单已达数千美元,所以肯定高于299美元的Quest头显。当然,扎克伯格是否愿意采用补贴策略将有待观察。

除了Nazare之外,Meta将在2024发布一款代号为Hypernova的低价智能眼镜。知情人士指出,Hypernova需要与智能手机配对,并通过一个小型平视显示屏向用户呈现信息和其他通知,类似于谷歌两年前收购的North智能眼镜。

Ray Ban Stories

据透露,Meta增强现实业务负责人亚历克斯·希梅尔(Alex Himel)表示公司的AR设备矩阵包括Nazare、Hypernova和雷朋Ray Ban Stories,而他希望它们在2030年前的销量能够达到数千万。

目前尚不清楚Meta的雄心壮志是否能够成为现实。微软、Snap和其他公司的类似产品都尚未沉稳给主流。所以对于扎克伯格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高昂的赌注。Meta的AR/VR事业群员工已扩大到大约18000人,仅2021年就耗资100亿美元。为了打造AR眼镜和VR头显,Meta正积极从微软、苹果、谷歌和其他公司挖人,从而推高了整个行业的人才标价。

扎克伯格表示,他计划在未来数年继续增加在AR和VR硬件方面的支出。这是一个巨大的赌注,因为公司的其他业务正面临来自各方的压力,尤其是TikTok等竞争对手和苹果iOS隐私条款的打击。另外,谷歌,苹果和三星等巨头都在积极布局AR领域。

一位前团队成员指出,自2018年立项以来,扎克伯格就对Project Nazare表现出了特别浓厚的兴趣,“就像索伦之眼”(《出自指环王》)。值得一提的是,扎克伯格本人日前承认,员工有时会用这个短语来解释他对项目的强烈兴趣。

Connect 2021

扎克伯格规划的第一代Nazare可以提供完整的AR体验,包括3D图形、大视场和社会认可的设计。硬件团队原本希望实现70度视场,但这一目标可能无法在第一代设备实现。当前的设计有点类似于超人在人类形态时所穿戴的黑色镜框。它们重100克,是普通眼镜的四倍。

尽管Meta正朝着2024年的目标奋力前进,但团队无法保证目标能够顺利完成。发布时间已经多次跳票,而产品体验方面的工作依然在进行之中,尤其是在软件。

Meta曾根据一个开源Fuchsia OS版本为设备构建定制的微核操作系统,但计划已在2021年年底取消,部分原因是系统无法在2024年前准备就绪。现在,Meta正在开发一个基于Android的版本,类似于Quest VR头显。

Nazare不会成为主流设备,至少一开始不会。它目前的续航只有四个小时,并主要用于室内。尽管是这样,但扎克伯格依然愿意投入血本。显示器采用了昂贵的定制波导和Mirco-LED投影仪。第一代设备支持眼动追踪和立体音频,并搭载一个前置摄像头。团队目前正在与亚洲的半导体工厂合作,为计划路线图制造定制芯片。

腕带交互

对于Nazare和Hypernova,或许最具未来主义色彩的元素是Meta正在积极研发的腕带式设备。这家公司计划将它们捆绑出售,从而允许用户通过大脑来完成交互操作。所述的腕带设备利用差分肌电图(EMG)来测量手臂神经元中的电脉冲,这样用户基本上可以通过意念来键入或控制虚拟界面。Meta认为这将有助于你与没有触控屏、鼠标或键盘的智能眼镜进行交互。所述技术的基础是公司在2019年斥资约10亿美元收购的初创公司CTRL Labs。

延伸阅读Meta:超低摩擦输入,“腕带”是AR交互的未来

根据体验过腕带设备的知情人士,“这是他们经历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技术演示之一”。如果能够实现,Meta认为它可能成为下一个鼠标和键盘。一名前高级员工表示:“如果CTRL Labs可行,其他这什么都不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Meta计划最快在今年推出首款智能手表。尽管第一代和第二代不会内置CTRL Labs,但团队计划在第三代设备纳入所述技术,并与定于2024年亮相的Nazare和Hypernova配对。

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Meta正在研发第二代Ray-Ban智能眼镜。在2021年9月至12月的销售期间,这款设备的销量大约为12万副,未达到最初30万副的目标。

在虚拟现实方面,代号为Cambria的高端头显将于今年发布。

随着扎克伯格越发重视Nazare,公司对这个项目的资源倾斜日渐增加。据悉,相关团队已经出现了相当数量的人员流动,而他在关键岗位任命了长期的负责人,并将向首席技术官安德鲁·博斯沃思( Andrew Bosworth)汇报工作。

供职Meta 13年之久的亚历克斯·希梅尔主要负责所有AR眼镜产品,而Nazare的则是公职Meta 10年之久的Sue Young。团队的另外两位高层是硬件工程主管凯特琳·卡利诺夫斯基(Caitlin Kalinowski)和前微软高管、现Meta AR眼镜软件工程负责人的唐·博克斯(Don Box)。

尽管扎克伯格已经在元宇宙方面提出了自己的愿景,但AR眼镜要成为主流依然需要漫长的时间。一位参与Nazare项目的人士指出:“你必须是一名真正的传教士才能坚持下去,因为这将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96109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AR/VR——计算机历史第二次大浪潮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