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要重点调查Meta在VR领域的垄断,涉及低价卖硬件 、打压竞争性App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映维网

积极调查Meta旗下Oculus的潜在反竞争行为

映维网Nweon 2022年01月15日)据彭博社报道,一直紧盯着Meta垄断行为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及美国多个州正在积极调查Meta旗下Oculus的潜在反竞争行为。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称,作为调查的一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以纽约为首的大州最近几个月开始针对第三方应用开发者进行调查。

据悉,美国官员一直在研究Meta是如何自己在虚拟现实领域的垄断地位来扼杀竞争。在调查开发者时,反垄断执法者询问了Oculus应用商店是如何歧与Metas自有软件竞争的第三方应用。他们同时研究了Metas针对Quest头显的销售策略,以及系列头显的定价为何大幅低于竞争对手。

作为说明,Meta以299美元的价格出售搭载一系列先进组件的Quest 2头显,而这个价格远低于HTC 和其他厂商。

一位知情人士指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以及纽约、田纳西和北卡罗莱纳等各州自2021年开始与关注Oculus相关反垄断问题的开发者接触。

目前Meta、纽约和田纳西州的总检察长代表尚未回应置评请求,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北卡罗来纳州总检察长则拒绝置评。

实际上,由于反垄断浪潮,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早就关注Meta在虚拟现实方面作为,并开展了初步的调查取证。不过,当时的焦点是Meta在社交领域的垄断行为。并就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等发起了诉讼。

在2021年6月,美国联邦法官驳回针对Meta在社交领域的反垄断诉讼。

随着Facbook在2021年10月改名为Meta,并全力进军AR/VR元宇宙。在社交反垄断方面受挫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开始把精力调整到所述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据The Information在2021年12月报道,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已经介入Meta对VR健身应用《Supernatural》背后开发商Within的4亿美元+收购。

回到Meta旗下Oculus在应用商店方面的垄断地位。一直以来都有开发者控诉Meta的强势欺压。

Yur Inc是一家主要为Oculus游戏开发健身数据跟踪器的VR工作室,其联合创始人辛柯斯·利夫(Cix Liv)表示:“Facebook正在屠宰我们的行业,一点骨头都不剩。对于任何存在一点点威胁到他们的机会的应用,他们就会不择手段地予以扼杀。”

Yur于2019年9月发布了一款面向Oculus的健身追踪应用程序,并花费了数月时间以满足Meta的安全性、隐私性和性能要求。利夫表示,尽管所述应用符合Facebook的要求,但Yur依然无法登陆Oculus Store,所以只能通过另一个分发渠道提供给用户。

利夫指出,Meta在今年春季发布了一个Oculus软件更新,而它阻止了Yur的技术应用于Oculus的游戏。这位开发者表示Yur是唯一一家遇到这种问题的公司。更甚的是,后续的更新要求用户删除Yur应用程序,以便Oculus头显能够正常工作。

2020年9月,Meta发布了自家的健身跟踪器Oculus Move。利夫认为它的功能和外观与Yur的产品相同。他指责Facebook不仅抄袭了自己的技术,而且把自己的产品挡在Oculus Store之外和通过软件更新的方式来扼杀其存在。

其他应用开发者同样遇到了类似Facebook抄袭产品和功能的问题。例如盖伊·戈丁(Guy Godin)。他开发的Virtual Desktop允许用户将电脑桌面映射到Oculus头显。这款应用于2016年登陆Oculus,并成为平台的畅销内容。

戈丁表示,自己在2019年6月发布了一项可以将游戏和其他内容流式传输到Oculus头显的更新。所述功能受到游戏玩家欢迎,因为他们不需要再用数据线接入PC。

数周后,Meta要求戈丁删除这个功能,否则Oculus Store就会下架其应用。Meta辩称这是因为用户体验不佳,以及健康和安全问题。戈丁则认为所述说法“纯属子虚乌有”,但自己别无选择,只能照办,因为自己90%的营收都依赖于Oculus。

同年9月,Meta宣布将发布一款名为Oculus Link的竞争产品。它允许用户流式传输内容,但需要与用户的PC建立有线连接。

戈丁表示,自己非常乐意与Meta的产品竞争,但后者没有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因为他们控制着自己所能提供的功能。

他说道:“他们只想把控一切。如果只有一家公司,作为一名开发者,生存会非常困难。”

巴黎初创公司Lynx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斯坦·拉罗克(Stan Larroque)表示,为了确保自己在市场中的地位,Meta正在亏本出售Oculus头显。Lynx是一家巴黎初创企业,主要向企业兜售自家的虚拟现实头显。Lynx的工程师估计,Meta最新版本的Quest 2每卖出一台就要损失50美元。作为对比,Lynx的头显采用了众多与Quest相同的组件,所以小型设备厂商根本无法在价格方面与之竞争。

拉罗克说:“他们想要传达的信息是:我们是Meta,我们不在乎赚钱与否,但我们将赢得市场,虚拟现实很快就会成为Meta的现实。”

开发者同时抱怨Meta通过严苛的抽佣来压榨他们(苹果面临着类似的抱怨)。其中之一是Bigscreen Inc.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达尔珊·尚卡尔(Darshan Shankar)。这家公司的产品允许用户通过Oculus头显播放电影,并与朋友一起互动。

当通过Bigsreen租赁电影时,用户必须使用Oculus的应用内购系统,而平台方将抽取30%的租赁费。尚卡尔表示,自己的公司根本无法盈利。他同时指出,Facebook拒绝就Bigscreen必须支付的30%佣金进行谈判。

他说道:“事实上,任何人都不可能在虚拟现实中开办电商或媒体业务,因为围墙已经高高耸起。因为它们的存在,你根本不可能进入里面。”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93584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AR/VR——计算机历史第二次大浪潮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