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议院调查Facebook垄断VR市场——抄袭、扼杀竞争企业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bloomberg

抄袭、收购、以及扼杀任何存在潜在竞争威胁的企业。

映维网 2020年12月05日)针对Facebook虚拟现实业务的审查反应了市场对这家社交媒体巨头过于强大的普遍担忧。在Facebook扎克伯格出席的一次听证会中,一位美国议员认为所述公司的支配地位源于一个简单的策略:抄袭、收购、以及扼杀任何存在潜在竞争威胁的企业。

软件开发者和初创企业者表示,这家公司世界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正在采用惯常的伎俩来垄断虚拟现实市场。

开发者和硬件厂商认为,Facebook利用自己的市场力量来排挤提供竞争游戏和服务的企业,抄袭最具潜力的概念,恶意低价竞争,以及故意刁难平台的某些应用等等。

Facebook目前拒绝予以置评。

开发者控诉的核心在于Facebook运营平台的方式,以及打压依赖其平台谋生的开发者。

YUR

Yur Inc是一家主要为Oculus游戏开发健身数据跟踪器的VR工作室,其联合创始人辛柯斯·利夫(Cix Liv)表示:“Facebook正在屠宰我们的行业,一点骨头都不剩。对于任何存在一点点威胁到他们的机会的应用,他们就会不择手段地予以扼杀。”

Yur于2019年9月发布了一款面向Oculus的健身追踪应用程序,并花费了数月时间以满足Facebook的安全性、隐私性和性能要求。利夫表示,尽管所述应用符合Facebook的要求,但Yur依然无法登陆Oculus Store,所以只能通过另一个分发渠道提供给用户。

利夫指出,Facebook在今年春季发布了一个Oculus软件更新,而它阻止了Yur的技术应用于Oculus的游戏。这位开发者表示Yur是唯一一家遇到这种问题的公司。更甚的是,后续的更新要求用户删除Yur应用程序,以便Oculus头显能够正常工作。

今年9月,Facebook发布了自家的健身跟踪器Oculus Move。利夫认为它的功能和外观与Yur的产品相同。他指责Facebook不仅抄袭了自己的技术,而且把自己的产品挡在Oculus Store之外和通过软件更新的方式来扼杀其存在。

Oculus Move

在利夫看来,理由十分简单:Facebook希望平台的用户都使用自己的产品,以便其能够收集尽可能多的用户数据,从而“成为历史上最了解你的的公司,并因此控制广告的未来”。

虚拟现实顾问尼玛·齐格哈米(Nima Zeighami)表示,Facebook“锁定了生态系统,如果有人开发了一款过多地与其竞争的应用程序,他们就可以直接将其列入黑名单”。

利夫说道,自己在大约一个月前通过Twitter公开反对Facebook,但在那之后就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公司。投资公司的风投基金Venture Reality Fund勒令道,如果继续批评Facebook,他将不得不离开公司。利夫表示,他相信这个基金是为了讨好安抚Facebook,因为后者有可能收购所述基金支持的健身应用程序和其他初创公司。

这个基金的合伙人之一蒂帕塔特·钦纳瓦辛(Tipatat Chennavasin)否认了以上说法。

其他应用开发者同样遇到了类似Facebook抄袭产品和功能的问题。例如盖伊·戈丁(Guy Godin)。他开发的Virtual Desktop允许用户将电脑桌面映射到Oculus头显。这款应用于2016年登陆Oculus,并成为平台的畅销内容。

戈丁表示,自己在2019年6月发布了一项可以将游戏和其他内容流式传输到Oculus头显的更新。所述功能受到游戏玩家欢迎,因为他们不需要再用数据线接入PC。

数周后,Facebook要求戈丁删除这个功能,否则Oculus Store就会下架其应用。Facebook辩称这是因为用户体验不佳,以及健康和安全问题。戈丁则认为所述说法“纯属子虚乌有”,但自己别无选择,只能照办,因为自己90%的营收都依赖于Oculus。

同年9月,Facebook宣布将发布一款名为Oculus Link的竞争产品。它允许用户流式传输内容,但需要与用户的PC建立有线连接。

戈丁表示,自己非常乐意与Facebook的产品竞争,但后者没有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因为他们控制着自己所能提供的功能。

他说道:“他们只想把控一切。如果只有一家公司,作为一名开发者,生存会非常困难。”

上述指控已经反映在美国众议院对这家科技平台的调查结果之中。

华盛顿民主党众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在今年7月听证会对扎克伯格说:“在我看来,Facebook是垄断势力的一个案例,因为你的公司获取我们的数据并从中盈利,而且你的公司同时会利用所述数据监视竞争对手,并且抄袭、收购和杀死竞争对手。”

据利夫介绍,一个由40多个开发者组成的小组在今年9月份组织了起来,并考虑给Facebook撰写一封公开信,呼吁提高Oculus Store的透明度,以及进行其他有利于开发者的改革。他表示,小组现在正寻求与一个成熟的、能够代表他们意见的组织合作,类似于苹果应用商店开发者创建的Coalition for App Fairness(应用正义联盟)。

巴黎初创公司Lynx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斯坦·拉罗克(Stan Larroque)表示,为了确保自己在市场中的地位,Facebook正在亏本出售Oculus头显。Lynx是一家巴黎初创企业,主要向企业兜售自家的虚拟现实头显。Lynx的工程师估计,Facebook最新版本的Quest 2每卖出一台就要损失50美元。作为对比,Lynx的头显采用了众多与Quest相同的组件,所以小型设备厂商根本无法在价格方面与之竞争。

拉罗克说:“他们想要传达的信息是:我们是Facebook,我们不在乎赚钱与否,但我们将赢得市场,虚拟现实很快就会成为Facebook的现实。”

开发者同时抱怨Facebook通过严苛的抽佣来压榨他们(苹果面临着类似的抱怨)。其中之一是Bigscreen Inc.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达尔珊·尚卡尔(Darshan Shankar)。这家公司的产品允许用户通过Oculus头显播放电影,并与朋友一起互动。

当通过Bigsreen租赁电影时,用户必须使用Oculus的应用内购系统,而平台方将抽取30%的租赁费。尚卡尔表示,自己的公司根本无法盈利。他同时指出,Facebook拒绝就Bigscreen必须支付的30%佣金进行谈判。

他说道:“事实上,任何人都不可能在虚拟现实中开办电商或媒体业务,因为围墙已经高高耸起。因为它们的存在,你根本不可能进入里面。”

美国众议院的报告警告称,低于成本的定价在数字市场中是一种风险,因为它们往往具有赢者通吃的动态特征,最终将有一两家公司占据主导地位。在一段时间内通过实施掠夺性定价来排挤竞争对手存在一种追求市占率增长而非利润的动机。

原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81177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 RoadtoVR 阅读专业英文报道
入行必读:深度分析:VR的过去、现在、未来
入行必读:深度分析:AR的过去、现在、未来与现实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