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然出局,Meta创始人讲述公司六年的兴衰故事

文章相关引用及参考:next.reality

创业不易,且行且珍惜

映维网 2019年01月18日)对于志在挑战微软HoloLens与其他产品的硅谷AR初创公司Meta而言,从走上神坛到跌落尘间只花了六年的时间。现在,随着这家公司及其创始人梅隆·格里贝茨(Meron Gribetz)的冒险走向终点,我们终于有机会一探关于Meta背后的故事,以及其资产未来的命运。

1. 黯然出局的命运

在参加了于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CES 2019大会数天后,Meta创始人格里贝茨终于坐下来并对Next.Reality回应了上周的专利诉讼案件。对于上周的消息,这无意间透露了该公司的财政困难和最终命运。

经过整整一年的努力与挫折,格里贝茨的面容与声音满是疲倦,但他仍然保持了一贯的积极态度。在采访中,他证实Meta的资产已经正式出售给第三方。他已经不再是公司的所有者,并且对自己用五年多时间,从概念到原型再到产品,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公司不再有发言权。

格里贝茨说道:“(Meta)资产已经有了新的家,而这令我感到高兴。这意味着它们有一个新的未来,并由新的管理层决定其以后的发展轨迹。但我不知道他们要做何种决定。”

Meta的资产出售是于2018年12月的最后一周完成。经过月复一月的亚洲和美国来回往返,格里贝茨一直在努力为公司筹集新一轮的资金,但最终无果,并且发现Meta已经出售给新的东家。格里贝茨说道:“这一次交易不是由我和其他人决定,而是由银行和第三方之间敲定。”

根据他的说法,他在这起交易达成之前已经非常接近于完成所需的融资,但美国的经济与政治情况改变了公司的命运。格里贝茨解释说:“遗憾的是,由于美中贸易战,中国方面在最后一刻阻止了融资协议。结果我们开始耗尽资金。”

尽管格里贝茨没有透露新东家的名字,但相关文件记录揭示了更多的事实。从2017年开始,Meta开始将一系列的专利转让给Venture Lending&Leasing VII,Inc。这家硅谷公司主要是为由风投机构支持的科技初创公司提供融资。

然后在2018年9月,Meta不得不让大约65%的员工休假,此举同时导致Meta首席营收官及门面人物乔米·哈伊尔(Joe Mikhail)离开。

不久之后,在10月的第三周里,Meta共有87项专利和专利申请分配给了K&L Gates,后者是一家位于西雅图的大型律师事务所,其创办人(通过合并)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的父亲威廉·盖茨。这家律师事务所的客户之一正是MR头显HoloLens的开发商微软。不过,相关专利指定为“担保权益”,即抵押Meta债务的抵押品,而非最终的所有权转让。

已在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供职五年的律师安德里亚·伊万斯(Andrea H. Evans)解释道:“专利是一种无形财产/知识产权。与不动产一样,它可以对外授权,转让,出售,或作为抵押品。”

“通常情况下,当专利质押为抵押品时,债权人会在专利中记录‘担保权益’。例如,如果发放了贷款,贷款人可以将专利的担保权益作为偿还贷款的抵押品,并且确保借贷人遵守贷款条约。”

当被问及K&L Gates参与至Meta事件的性质时,格里贝茨拒绝提供更多的细节,但确认这家律师事务所不属于新东家的一部分。

这提出了一个问题。由于Meta在与Genedics的专利侵权纠纷已经辞退了原有的法律团队,法官克里斯托弗·伯克(Christopher J. Burke)提出了一个截至日期。为了避免默认判决有利于Genedics,他要求Meta在上述日期前提出新的法律代表。当被问及格里贝茨或新东家是否将回应法官要求时,他再次拒绝回答,并把自己离开Meta后留下的任何问题都交由新东家解决。

事实上,格里贝茨不仅不确定Meta的新东家将如何处理公司,他甚至看不清自己在未来的角色。

2. 梦想1.0

时间回到2011年,在哥伦比亚大学附近的一个寒冷深夜里,格里贝茨正在学习计算机科学和神经科学,而在与一位痴迷智能手机的朋友闲聊后,他决定探索自行研发AR设备的可能性。

远大的目标很快就促使着他着手进行AR接口的实验。在当时一个解释基于标记的AR接口实验视频中,你可以听到他的声音满溢着热情和希冀。

很快,他在2012年12月正式组建了Meta。

格里贝茨的行动十分迅速。Meta团队在2013年发起了一项Kickstarter众筹,并筹集了194444美元以开发原型设备,而这个数字几乎是原目标10万美元的两倍。在2014年,这家公司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TechCrunch Disrupt活动中推出了Meta 1开发套件。

到2015年左右,风险投资接踵而至。Meta从香港李嘉诚的Horizon Ventures,北京的京东方,以及硅谷著名投资人蒂姆·德拉普(Tim Draper),以及Reddit联合创始人亚历克西斯·奥哈尼安(Alexis Ohanian)等投资者身上获得了2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但真正的高潮是2016年。当时Meta出现在了温哥华的Ted Talk活动中,并展示了最新的AR设备Meta 2。

格里贝茨当时在演讲中满怀信心地说道:“不管你是给妻子发电子邮件,还是正在编写一部交响曲,又或者只是安慰一位朋友,你都会以大致相同的方式来完成。你将朝着这些矩形上弓腰,摸索按钮和菜单,以及更多的矩形。”

“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方式,我认为我们可以开始使用更自然的机器。我们应该使用能够将工作带回现实世界的机器。我们应该使用基于神经科学原理的机器来扩展我们的感官。现在,碰巧我手上有这样一台机器。我们将它称为Meta 2。我们来试一试”

在接下来的数个月时间里,一系列的科技业内人士确实进行了尝试,但Meta面对的不是一个真空市场。在当时,诸如Oculus RiftHTC Vive等额沉浸式计算设备吸引了大量的公众注意,而且微软HoloLens已经在一年前发售,已经有一定的开发者购买了设备并开始为其开发内容。

Meta的入局很早,但进一步优化的版本是在一个不确定且仍未成熟的沉浸式计算市场中推出,而且这里已经由大名鼎鼎的科技巨头所主导。

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Meta继续宣布围绕企业计划的公告,以及发布令人印象深刻的全新远程协作软件。但在幕后,资金很快就流光耗尽,甚至连戴尔的合作,以及2018年AWE的强劲表现都无助于公司的继续融资。随着财务压力持续增加,Meta又遭遇了专利诉讼,而这进一步耗尽了他们的资源。

3. 后记

对于Meta宽敞的门洛帕克总部,九个月后的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今天,格里贝茨开始反思过去,同时不胜感慨,因为他是看着这个由自己帮助拓荒的行业慢慢从萌芽到壮大,看着Magic Leap等新一代的明星企业诞生。

格里贝茨说道:“AR和VR很困难。它是业内最为复杂的堆栈。对于能够以Magic Leap和微软预算一小部分取得的技术成就,我为Meta 2感到自豪。”

“我们开发了第一个完整的AR系统,包含手部追踪,光学和世界住总,我们在2014年的Meta 1中就已经实现了这一切。一系列的大厂都遵循着我们的标准,而我为此感到自豪。当然,我们很早就入局了,而我认为‘很早’这个词是在未来回顾今天时所需要思考的问题。”

最后,在经历了这么多起伏之后,格里贝茨对其他AR企业家提出了非常简单的建议,并希望他们能够为下一阶段的信息处理开辟道路。

“从杀手级应用开始。每家失败的公司的创始人都花了太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如果我可以重头再来,我一开始就会从这方面入手。多年以后,我发现这是每个创始人应该问自己的正确问题。硬件还不够。你需要发现你的市场,发现你的杀手级应用程序。”

Meta的冒险并不是一个失败的故事,它或许是一个关于登月的比喻,只是在成功启动引擎之后跑出了跑道。Meta为推动AR行业向前发展而做出的贡献不会被人遗忘,这家公司甚至有可能会在新东家的带领下以另一种形式继续发光发热。但格里贝茨确信的是,他将继续专注于自己的梦想,亦即帮助为普罗大众带来一种“零学习曲线的计算机”。

他说道:“我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任务,就像我在2016年TED演讲上所说的那样,帮助10亿人戴上一台AR头显。我没有说过具体是哪款头显,我只是说了一块玻璃,光场,图片级真实感,以及最重要的是,要给十亿人带来直观的计算体验。正在发生的事情在任何方面都不会令人愉快,但这绝对不会让我放慢实现那个任务的速度。”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55509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腾讯可以向Facebook学习什么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