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光学工程师亲自吐槽谷歌眼镜:开发团队都不想佩戴,戴起来又蠢又没用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mixed-news

要敢于大胆讨论“房间里的大象(指显而易见,可一直被忽视的问题)”,不能避开真正的问题根本。

映维网Nweon 2022年10月24日)正在积极开发AR眼镜的谷歌已经开始邀请企业参与原型测试,并展开了各种宣传造势。著名时尚杂志《VOGUE》日前专门拍摄了一组以Google Glass为主题的照片,并以“谷歌眼镜与时尚的未来愿景”作为标题。其中,《VOGUE》配文写道:“蓝色的地平线之外,是时尚的未来愿景——一种为勇敢无畏者量身定制的极简主义美。”

然而,曾参与光场相机Lytro和Google Glass项目的光学专家沃伦·克拉多克(Warren Craddock)却在Twitter回应称,Google Glass戴起来很蠢。他进一步指出,当时的项目团队根本没人在办公室穿戴Google Glass,这款设备就一直在插着充电线积尘。

成立于2016年的Lytro一直希望通过创新的光场相机来为AR/VR带来逼真的体三维内容,并曾展示过多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光场演示体验和原型。然而,团队复杂而昂贵的技术未能得到市场认可,而估值一度达到3.6亿美元的公司不得不在2018年宣布倒闭,并将资产出售给谷歌。

曾供职于Lytro,并在后面入谷歌的光学专家沃伦·克拉多克回顾了这段旅程。

公司一开始专注于消费者市场,并尝试带来小型化的光场相机。但Lytro光场技术的一个关键问题:只能拍摄小型物体,比如一块寿司,而这显然无法吸引更喜欢拍摄人像和场景的普通消费者。

所以,团队开始尝试建造更大、更重的光场相机。但由于几何光学问题,要捕捉大型场景和物体,相机变得过于又巨大和笨重,以至于他们“不得不用起重机把它们移到现场”。根据克拉多克的说法,尽管团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一直在刻意地回避和无视:将真正致命的问题讨论排除在外。取而代之的是,妄想通过复杂的方法来避开问题,并造成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复杂。

他说到:“所有人心里都知道,几何学注定了设计的失败,但每个人都热切地笃信,可以通过纯粹的意志、辛勤的工作或天才的一击来克服问题。”

克拉多克指出,他在后面的职业生涯中又再次遇到了相同的情况。离开Lytro后,他于2013年6月加入谷歌并参与Google Glass的研发工作,特别是摄像头的设计。

这位光学专家指出,Google Glass存在两个致命的缺陷:设备没有有用的功能;戴起它的时候,你看起来很蠢。

但谷歌团队回避了这两个问题,并转而投入大量精力寻找“杀手级应用”(当然,他们最终没有找到)。同时,谷歌进一步推出了更高端的“探索者版”。显然,这款设备出于同样的问题而失败。克拉多克写道:“屏幕太小,光学元件放在眼角位置太尴尬……戴起来很蠢。”

他补充道:“工程师们每天都在用无聊的问题来测试Google Glass,比如‘好吧,Glass,埃菲尔铁塔有多高?’,他们同时用它来拍摄办公桌上面的盆栽植物的照片。电话通知功能已经足够糟糕。没人想戴。Glass根本啥用没有。”

另外,克拉多克认为Google Glass的另一个问题是拍摄角度非常尴尬,因为用户更喜欢与眼睛视角对齐的照片。

根据他的说法,尽管团队同样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但依然选择刻意地回避和无视,并继续妄想通过复杂的方法来绕开根本的问题。后面,团队试图通过人工智能辅助的透视校正功能来解决问题,但设备最终未能获得市场的认可。

所以,克拉多克认为员工不仅需要意识到问题所在,同时要敢于大胆讨论“房间里的大象(指显而易见,可一直被忽视的问题)”,不能避开真正的问题根本。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101838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AR/VR——计算机历史第二次大浪潮
素材版权:除额外说明,文章所用图片、视频均来自文章关联个人、企业实体等提供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