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之路上遭遇了怀疑、困惑、挫败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映维网Nweon

扎克伯格目前在元宇宙之路所遭遇的怀疑、困惑、挫败

映维网Nweon 2022年10月11日)全面向元宇宙进军的Meta正在遭遇严峻的挑战。元宇宙业务依旧大幅亏损,迟迟未见盈利曙光,而支撑公司的核心业务社交媒体则日显疲态。叠加经济衰退前景,市场越发担心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的未来。

不仅只是这样,根据《纽约时报》的调查,高达42%的Meta员工都尚未完全理解公司的元宇宙愿景。对于把未来都押注在元宇宙的Meta而言,这个数字显然令人感到担忧。

针对这个情况,《纽约时报》特地撰文描述了扎克伯格目前在元宇宙之路所遭遇的怀疑、困惑、挫败。下面是具体的整理:

2021年10月,马克·扎克伯格宣布将Facebook改名为Meta并成为一家元宇宙企业,并且勾勒出了一个乌托邦愿景:在未来,数十亿人将在沉浸式数字环境中工作、社交和娱乐。从那以后的一年里,Meta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并指派了数千名员工来实现扎克伯格的梦想。

但Meta的元宇宙努力遭遇了一个艰难的开局。这家公司的旗舰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依然存在大量漏洞且不受欢迎。有Meta员工抱怨说,频繁的战略转变似乎与扎克伯格的突发奇想有关,这并不是一个连贯的计划。

Meta的高管们甚至对公司的元宇宙战略感到不满。一位高管抱怨道,公司对未经证实的项目所投入的资金令他感到“恶心不已”。

十多位现任和前任Meta员工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并描述了公司全面投向元宇宙的艰难转身。

预计Meta将于北京时间10月12日在Connect大会发布一款全新的VR头显,并介绍公司的元宇宙努力。

在这家公司转型的背后,其核心业务正在不断下滑。TikTok抖音正在向Meta支柱Facebook和Instagram发起猛烈的攻势,而苹果的隐私策略变化令Meta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广告收入。这家公司的股价在过去一年里下跌了近60%,这不仅仅只是因为整体大市的走势,更有反映投资者对元宇宙的怀疑。9月下旬,Meta宣布将冻结招聘,并警告员工裁员可能即将到来。

曾经为扎克伯格提供过建议的元宇宙专家马修·鲍尔(Matthew Ball)表示:“Meta业务在2022年面临的压力十分尖锐和重大,但与元宇宙无关。Meta同时存在另一个风险,扎克伯格对元宇宙描述的几乎一切都正确,只是时间要比他想象中更晚。”

什么是元宇宙,为什么它会这样重要?

起源:“元宇宙”一词描述了一个完全实现的数字世界,它存在于我们生活的世界之外。尼尔·史蒂芬森在1992年小说《雪崩》中提出了这个概念,而恩斯特·克莱恩则在2011年小说《玩家一号》中进一步探讨了所述概念。

一个正在不断扩展的宇宙:元宇宙在在疫情期间获得了大量关注。今天的元宇宙主要是指虚拟空间中存在的各种体验、环境和资产。

科技巨头正在纷纷入局:Meta、谷歌微软和苹果都在探索于与元宇宙相关的技术。

未来:一系列的科技界人士相信,元宇宙将预示着一个全新的时代,而我们的虚拟现实将与我们的物理现实发挥同样重要的作用。但同时有专家警告说,这是一个危险的未来。

Meta发言人安迪·斯通(Andy Sto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相信一切都依然走在正确的道路之上。斯通表示:“对新技术和创新技术持怀疑态度十分容易,而构建新技术和创新技术非常困难,但这正是我们所做的事情,因为我们相信元宇宙是计算的未来。”

扎克伯格在十年前成功地对他的公司进行了改革,而在2021年他开启了一个类似的转变。这位Meta掌舵人表示,投资元宇宙将允许Meta能够从一个技术时代飞跃到下一个技术时代。有迹象表明,Meta的赌注使其领先于竞争对手。据估计,Meta的Quest 2是市场最受欢迎的消费者VR头显,销量超过1500万。Sensor Tower表示,相关的Meta Quest app(原Oculus app)已在iOS和Android安装超过2100万次。

但是,Meta未来的成功取决于他们是否能够进一步把相关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产品带给更多的用户。Meta曾在2月份表示,Horizon Worlds的月活已增至约30万,但这与Facebook的29亿+月活用户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令Meta雪上加霜的是,美国监管机构似乎决心阻止公司通过收购获得成功。在今年7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起诉Meta,阻止其收购热门V.R健身应用开发商Within。

多年来,扎克伯格及Facebook的公众形象一直饱受诟病,而他决心改变这一点。扎克伯格正在将自己再次塑造成一位革新科技的拓荒者,而Meta最新原宇宙技术的演示和实物模型展示了扎克伯格的决心。另外,在早前与著名播客主持人的乔·罗根的对话中,扎克伯格表示打造沉浸式宇宙是他的“圣杯”。

但扎克伯格的过分积极有时会适得其反。在今年8月,Meta正式为欧洲市场带来了旗下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作为宣传,团队发布了一张Avatar版马克·扎克伯格与埃菲尔铁塔的图片。但这一诡异的图片引起了社区的围攻嘲讽,甚至Kotaku,PC Gamer,TechCrunch和福布斯等著名媒体都纷纷吐槽。

当然,扎克伯格很快就重新发了Avatar版的自拍照,以及一个几乎与现实别无二致的欧洲风格广场,从而展示了一个更加贴合元宇宙愿景的自己和平台的图形渲染能力。

对于这一形象,有人在贴文声称自己和团队设计了大约40个不同的扎克伯格Avatar,并由上图所示的版本最终获批。

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热情遭到了员工的怀疑。他一直敦促团队通过Meta的Horizon Workrooms应用举行会议。但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大多员工都没有VR头显或者尚未进行设置,所以他们不得不赶在经理们发现之前先恐后地购买和注册头显。

匿名社交网络Blind在5月份对1千名Meta员工进行了调查,而只有58%的人表示他们了解公司的元宇宙战略。随着扎克伯格优先事项的改变,员工们开始抱怨员工流动率高,频繁洗牌。有两名员工指出,现在公司内部将关键的元宇宙项目笑称为M.M.H.,亦即“make Mark happy/让马克开心”。

另外,根据The Verge早前的报道,Horizon的前负责人维韦克·夏尔马曾在公司Memo中指出Horizon存在太多漏洞,甚至开发团队都不愿意过多使用。

夏尔马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说到:“目前,我们的创作者、用户、游戏测试者和我们团队中的许多人都反馈称,这款应用的稳定性太糟糕和漏洞太多,这使得我们的社区难以体验到Horizon Worlds的魅力……对我们公司中的许多人来说,我们没有在Horizon中投入太多时间,我们的统计很清楚地显示了这一点。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我们不喜欢我们自己打造的产品,没有一直在使用它呢”。

由于Meta一直在努力发展元宇宙,有人提出了引入新用户的非传统方式。据《The Times》报道,今年夏天有三名Meta员工提议向获得拜登政府减免债务的美国学生销售VR头显,他们相信这会将头显销量提高20%:“这是Meta Quest增长的一个机会,因为有证据表明,过去的美国刺激政策可以刺激增长。”

但公司似乎没有按照建议行事。在Meta兼职顾问的约翰·卡马克在8月份的一次播客采访中表示,公司的投入产出比不合理,需要提高效率。

Meta在2021年为Reality Labs投入了100多亿美元,但卡马克认为:“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一想到花掉了这样一大笔钱,(但又没有太大成果),我就感到反胃恶心(feel sick to my stomach)。”

卡马克同时在Meta的内部留言板Workplace发表了批评意见。他指出,在使用之前需要运行软件更新“对用户享受极为不利”。

卡马克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卡马克的批评使得他与Meta首席技术官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等高管产生了分歧。博斯沃斯多年来一直负责公司的VR业务,并且是扎克伯格的亲密盟友。据与卡马克共事过的四名员工透露,卡马克敦促公司主要从用户体验来考虑元宇宙,而博斯沃思则从长期角度来考虑,重点关注商业机会。

随着压力的增加,扎克伯格向Meta员工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要么加入,要么退出。在路透社的报道中,这位38岁的亿万富翁指出,“公司里可能有一群人不应该留在这里”。自那以后,公司冻结了大部分招聘,削减了预算,并要求经理们开始识别绩效不佳的员工。

面对可能的裁员,Meta员工开始对元宇宙表达出更多的热情。有员工表示,近几个月来,越来越多的团队在Horizon Workrooms举行会议。

但这种转变十分艰难。据在场的一名员工透露,今年早些时候博斯沃思尝试在Horizon Workrooms主持一次员工会议,但因技术故障而受阻。最终,团队选择使用了Zoom。

本文链接https://news.nweon.com/101412
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本文链接
入行必读AR/VR——计算机历史第二次大浪潮
素材版权:除额外说明,文章所用图片、视频均来自文章关联个人、企业实体等提供

更多阅读推荐......

资讯